查看: 5|回复: 1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原创][ITF] Twinkle Heart

1776

主题

2385

存在感

744

活跃日
只是活着,然后堕落(狼头 专属)Space里最浪漫的男人,Dandy!(世界一狼头 专属)“我的幸福就是妈妈的幸福”以拳交心——打架番长大门大参上!(世界一狼头 专属)
「圣灵……我也会有吗」「人内心的呐喊,名为圣灵」资讯达人(2017.12月ver)Fate/Apocrypha-贞德魔法&骑士-艾尔涅斯帝·埃切贝里亚宝石之国-磷叶石干物妹!小埋R-小埋银魂-坂本银时
美女在线 JUMP系作品同好会终身会长

SOS团超团长

发帖: 16968
SOS币: 5952
注册: 2009-07-20
访问: 2018-01-18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7 | 编辑
这篇是前面写卡辛的那篇Machine's running,Heart's Beating(简称MH)的After Story。MH传送门(戳我

城二喜欢小兔子是私设。

关于4英雄的年龄……这里是按照个人的感觉排序而不是按作品时间排序的,所以是阿健>城二>武士>铁也,这样的设定。

武士嘿嘿嘿笑是74年版破里拳Polimar的设定。

------------------------我是分割线------------------------

       今晚是铁也值勤。他巡视完房间的情况后,去了洗手间。他没有开灯,担心有人看到了会过来查看。水龙头也没有开得很大,免得哗哗的水声惊醒睡梦中的人。
       他正在清洗一条手帕。手帕原本是粉红色的,现在上面沾到了一些血渍和酱油渍,很脏,把图案上的小白兔给染成小红兔、小棕兔了。铁也按照阿笑跟他 说过的清洗法则,先蓄了些水,倒进去小半勺的洗衣粉,将手帕泡在其中,然后静静地等待污渍在盆子里漂上一会儿。
       这是城二的手帕,事情的经过得追述到今天早晨,前一晚彻夜未归的武士喘着粗气回到家里,一进门就瘫倒在沙发上。城二一边问“怎么了”,一边查看武士的情况;阿笑放下了还没啃完的面包片,凑到武士跟前时发现了他的手在滴血。当时的气氛一下就变得紧张了起来,铁也起身查看门外有没有尾随者,折回来后看到城二正用自己的手帕绑在城二左手的手掌上。阿笑要去拿医药箱过来,城二也在询问是否还有其他伤口,武士摆 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接着很快就睡着了。
      “伤口不是很深,应该没别的大碍,先让他休息一会吧。”
       后来,城二去送阿笑上学,送完阿笑他就去一家计算机公司上班去了。阿健也在前两天找到了一份兼职的差事,一大早就出了门,等到下午时分才回来的,那会儿武士已经醒了,正准备用餐,阿健也嚷嚷着要吃。铁也一个人在厨房里准备晚饭,中途武士好像是接了一通电话,就急匆匆地跑出去了。没过多久就听到筷子掉到地上的声音,等铁也走出来看的时候,发现阿健拿着手帕在擦衣服上溅到的酱油渍。
      “恩?这个?我看武士吃饭前放桌上的……诶?不是武士的吗?”
       铁也叹了口气,让阿健把手帕给他。着急忙慌地将桌面收拾了一下,城二就回来了,所以两人也没能就“手帕怎么办”做出更多的讨论。武士差不多在大家准备睡觉的时候才到家,因此还没有人过问他手帕的事,他就顺理成章地也没想起来。阿健原本打算自己来洗,但是铁也不想被城二看到, “今晚我不睡的,我来处理就好了”。于是便有了现在铁也在黑灯瞎火中做清洁的场景。
       泡也泡过了,搓也搓过了,但是沾到酱油的部分还是有些印子,铁也有点犯愁。这时,头顶的灯突然亮了,转头一看,是武士。
      “我去,你吓死我了。”武士边说边打了个哈欠,瞥见铁也手上的东西时他才清醒过来。“啊,我……嗨,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你跟我说下就好了嘛,我洗完再给教授啦。”
      “不行,上面的酱油洗不掉。”
      “酱油?说什么呢,难道我是酱油星人吗,少年也会开这种玩笑的嘛。我吃饭的时候都摘下来了啊。”
      “我不是说你,是阿……”
       话还没说完的功夫,曹操也出现了。
       “啊……我看灯亮了,想应该是铁也在洗,就过来看看。”
       三个人相互对了一下口供,侦探先生便搞明白事情的始末了。“真过分呢大叔,我的东西就能随便用的吗?”他故意摆出一副快要哭一样的委屈脸。“是啦是啦,是我不好啦。”留小胡渣的男人拍了拍侦探先生的后背。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
       阿健提议,要不买一块新的手帕,再给城二好好道个歉。铁也马上表态否决:“不行。教授说过,这是他以前的伙伴送给他的。”
      “朋友送的,那是很珍贵的啊,肯定得设法把残渍去除。我知道一种专门去渍的溶剂。”武士停顿了一下,“明天,我跟大叔一起去买。 ”
      “但是,教授……”
      “这样吧。明天早上,你跟城二去准备早餐,我趁机上楼找阿笑,让她去叫城二陪她买东西。我和武士买完回来后就赶快洗,怎样?”
      “好。”
      “可以嘛大叔,这不是挺周全的嘛?反正只要支开教授……”
      接下来的三秒钟,是铁也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感觉到“心脏骤停”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就在武士用一种“事件圆满解决”的口吻得意洋洋地和阿健调侃时,洗手间的门外刺过来两道镜片的闪光。
      “支开我做什么呢?”
       阿健和武士电光火石般转过身来,两人肩并肩站在一起,试图阻挡住迎面而来的视线,不让其穿过自己身后。但是,来不及了!铁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双手正暴露在聚光灯下,泡沫在灯光的映照下五颜六色地变幻着,晃得他的眼睛好像对不上焦。系统一边边发出了警报提示。呼吸频率加快。心跳速度加快。右肢轻微震颤。“那个是……”一个声音传入,识别系统正在识别,是南城二……滴滴滴滴滴……今天的数据备份已经完成了,不应该又响……屏幕上弹出了数字,还有字母。上面写的是什么……M……K……他……铁也试图活动手指,他在确认握力的大小。可是,没有……他只抓到了空气。有什么东西掉了。铁也转了一下头……转头……转了吗?我……没有……手帕的图像重新载入屏幕,如同皱巴巴的一团废料。映像在翻滚了……
       今天16时18分,东铁也接过一条不干净的手帕。10分钟左右过后,东铁也看到了手帕的主人,按照常规做法,应该将物品归还。“教授,你的手帕”,东铁也的文字系统输出了一样一行字时,逻辑程序却指挥声音系统暂缓启动。东铁也僵住不动的时间大约是0.33秒,出于一种无法形成语言的理由,东铁也将手背到了身后。他没有对南城二说实话,这让他感到了不安。说谎是不好的,父亲曾经这样教导过他。但是他害怕,在看到南城二的脸时,他预想到南城二可能会露出的愤怒或者失望。他又一次想起铠武士说的“好朋友”那个词。“不想好朋友不开心,和不可以说谎,哪一个更正确”,东铁也晚上充电的时候也在衡量这个问题。会不会是因为不想阿健和武士被责备,所以才想要说谎的呢?“不想他们被责备”,这种心情又是什么呢?是刚才洗手帕时心里萌生的一股不高兴吗?对……不高兴。铁也感觉到自己是在生气,甚至因此加大了搓洗的力度。我在生什么气呢?生谁的气?为什么生气……类似的琐碎事,平常也是有很多的。比如,因为菜的味道做得不错,所以厨房的事基本就承包下来了,铁也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这不是很难做到。比如,接送阿笑也多是铁也去做,不过偶尔也会和其他人轮换,铁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比如,阿健和武士那两个人几乎完全不会收拾房间,乱到连城二都不想进去的时候,铁也也会过去帮忙收拾一下,“ 收拾”不只是把东西物归原处,也包括阿健不知道扔到哪里去的袜子或者武士带进房间吃的方便面桶……“我只是在做我能做到的事”,每当阿笑为他打抱不平的时候,他都是这样回答。这次的深夜劳作,是铁也自主要求的,这确实是个比较罕见的现象;但从工作的内容来看,就没什么特别的了,所以也不存在“怨言”的说法。铁也开始思索最近和往常的不同之处……这样想着,越发觉得胸口很热,几次张嘴,试图发出什么声音……不过,说不清是什么东西起了效果,在明白自己有些生气之后,他的身体重新属于他自己,混乱的数据正在消失。听觉系统似乎恢复了它的正常功能,铁也能够听到武士、阿健他们与城二的对话。
      “我错了教授!啊……我本来把手帕拆下来就是怕弄脏了……结果……哎,委托人叫我马上过去,情况比较急,我就……”武士摆了一个无奈的姿势,又挠了挠头。“我就随手放桌上了我……”
      “不,不是武士的责任。主要还是我擅自就拿来用了。我搞不懂那些什么自动点餐的机器,一整天没吃东西,回来吃得太急了结果把酱油瓶打翻了”,阿健的手搭了过来,放在铁也的肩上,“这件事跟铁也没有关系。城二你要生气的话就生我的气吧。”
       城二推了推眼镜。本来在屋里好好睡着的他,听到了屋里的一些声响,便起来查看一下情况。一出房门,发现本该负责执勤的铁也不在客厅,再一转头,阿健和武士的房门竟然还是开着的。他差点以为是出了什么状况,赶紧就朝着声源奔去了。手帕的身影映入眼帘那会儿,他是有一点生气的, 毕竟,那条手帕对他来说确实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不过,看到盆子里的肥皂泡,还有眼前两个大男人神色惊慌地舞来舞去,他马上就觉得自己 很想笑。实际上,铁也下午一反常态地发愣就有些让他生疑,武士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手帕消失了踪影,只是瞅见武士的一脸倦容,他便没有立刻过问。
      “确实是阿健的过错,武士也是。”有人不假思索地突入了一句台词, 迫使城二的发言临时待机。是铁也,他的情绪似乎变得有些激动,他决定开始他的陈述,陈述从等待手帕浸泡到搓洗手帕期间的全部思考过程。既然想不明白,那就表达事实,整理事实中的线索。对……这就是我要说的实话……他在心里将这一行为的正确性做了一次确认答复。
      “武士,你会把手帕的事忘记了,是因为你太累了。最近这个星期,你在这个家里停留的时间总共加起来都没有24个小时。今天带着伤回来,为什么受伤?连回答的时间都没有。你到底在做什么呢?我不明白……阿健也是。一早起来,做好的早饭也没有人吃了。为什么擅自就决定去工作了, 什么都没告诉我们?你又在做什么呢?我也不明白。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待在这了……”铁也顿了顿,他注意到武士已经在“哈哈哈哈”地笑出声了,阿健……连城二都露出了笑容。铁也把剩下的半句话“就像只有我不知道吃的东西都是什么味道一样”替换成了“有什么好笑的”。
      “抱歉抱歉……就觉得,少年生气了,挺好的。”武士又笑了几声,“ 我好怕你憋死了。”
      “什么意思?”
      “铁也”,留小胡渣的男人望着他,“你总是顺着我们的想法去做,但我们也不总是对的。”男人搭在铁也身上的那只手稍微用了点力,铁也能感觉到那只手抓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你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出来,想问的话可以直接问,如果我们做的不好,那就批评我们。正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才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不对吧,大叔。铁也早就能理解‘朋友’这个词了啊,就因为觉得是朋友,所以才顾忌的吧?”
      “笨蛋,我是说如果想看电视就一起看,不用晚……”话还没说完,阿健就被武士使劲往门外推。“我、要、上、厕所!说说说,说到我都快忘记了!要忍不住啦!少年也出去啦!”武士转身,一把拉住铁也的手,将他推到了城二身边,然后迅速把厕所门关上了。
      “武士!手帕还……”
      “没关系,铁也。”一个温和又平缓的声音响起,戴眼镜的男子正露出微微笑容。
      “对不起……我没说实话……我……”
      “所以说,铁也你没有错啊……你……”留小胡渣的男人还准备说些什么,但城二伸手阻止了他。“你没有告诉我,手帕在你手里,是不想让我知道 手帕弄脏了,对吗?”
       铁也没有吭声,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愧是铁也,真的很温柔呢。”说完这话,城二转头看了看阿健,略带戏谑地调侃了起来,“倒是我们家的啰里啰嗦老爸和吊儿郎当儿子这么不省心,让老幺受累了。”
      “我知道我不好啦,不等等,老爸是什么设定?是想说我是大叔!?”
      “你明天不用早起上班吗?刚找的工作可别被炒鱿鱼了,赶紧去睡, 机器白痴大叔。”
      “真绝情啊,我们家的老妈。”
       “哈哈哈哈。”是铁也的声音,这次嘴角上扬的角度大概是超过5度了,这是今天发生的第二件罕见的事。突然,阿健和城二都凑上前来,胡乱地揉着铁也的头发,铁也有点一头雾水,但看到两个男人都笑着看自己,他的心里也有点高兴。尽管对于一大早阿健又将不在家这件事还是不开心,尽管对于自己没能解决好手帕上的残印这件事还是很纠结,可是,就在当下,他学习到了一种全新的体验,“没有顾忌的朋友”和“温柔的谎言”。
      “明天让阿健先带个便当去怎么样?得周末有空才能教你怎么用自动点餐了。”
       “恩,我知道了。”
      “那就拜托你啦,铁也。”阿健摸了摸铁也的头,不过实际效果像是在 按按钮。和城二的感觉不一样,阿健的手特别有力,能感受到一股向下的重压。铁也下意识想伸手去抓,抬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他并不讨厌对方的这个动作,说不清是因为对方没有恶意,还是因为某种莫名的熟悉,又或者 是因为自己觉得这是什么情感的证明……铁也目送阿健往房间的方向走,轻声说了一句“晚安”。
       “我们一直不走的话,你是不是打算待到天亮啊?手上有伤就不要沾冷水了啊。”城二朝着洗手间喊了一句。仿佛是听到了“芝麻开门”的咒语,门真的打开了,露出了武士嘿嘿傻笑的脸,“被你发现啦。”
      “你们去睡吧。今晚是我执勤,我来处理就行了。”这是今天份的第三次主动邀约。武士冲过来一把搂住男孩,并用右手胡乱地搓男孩的脑门,嚷嚷着“呀,今天的少年怎么这么可爱啊,简直就是天使”,然后手帕的主 人推了推眼镜,责怪他又胡闹,武士还是“嘿嘿嘿”地笑着。说定了明天 武士会去买溶剂之后,该睡觉的人就都回到该待的地方去了。铁也把肥皂水冲洗干净后,将手帕拿到阳台去晾好,之后坐在沙发上。这次,他没有打开电视,思忖着明天要不要问问阿笑有什么推荐的电视节目,并饶有兴趣地猜想明天做数据备份的时候机器人的自己会如何记录今天晚上的记忆呢?他感觉自己正在理解“期待”这个词的含义,临时造了个句子“明天大概会是有趣的一天哦”,旋即就意识到这句话特别有武士的作风,他突然决定 明天试试把句子念给同伴们听听。这么考量着……他接通了网络,屏幕的搜索栏显示如下:
      “自助点餐的操作指南。”


[ 此贴被狼头在2017-12-20 22:05重新编辑 ]

1776

主题

2385

存在感

744

活跃日
只是活着,然后堕落(狼头 专属)Space里最浪漫的男人,Dandy!(世界一狼头 专属)“我的幸福就是妈妈的幸福”以拳交心——打架番长大门大参上!(世界一狼头 专属)
「圣灵……我也会有吗」「人内心的呐喊,名为圣灵」资讯达人(2017.12月ver)Fate/Apocrypha-贞德魔法&骑士-艾尔涅斯帝·埃切贝里亚宝石之国-磷叶石干物妹!小埋R-小埋银魂-坂本银时
美女在线 JUMP系作品同好会终身会长

SOS团超团长

1楼
发表于 2017-11-28 | 编辑
除了看成品,我觉得我个人创作过程中的想法也是很有分享价值的东西,所以我花了一点时间,把整个过程做了一个大致的记录。同时希望这篇文字能够让大家更好地理解我的一些感受和认知。

----------我是分割线-----------

       Machine's running,Heart's Beating(后简称“MH”)的After Story,一开始是想以城二的视角写一个类似小四格一样的简短后续的。后来看了动画第8话之后,对人物有了一些新的印象,想要尝试把新印象也注入到短文里,所以决定仍旧主要以铁也为主人公进行创作。但这还不是Twinkle Heart这个短篇最初的构思,只是定下了“肯定是和城二的什么东西有关”,因此,我原本构思的是铁也和城二的篇幅各占一半,做双视角的描写。因为城二是戴眼镜的,所以很容易就联想到了眼镜布,可是这个素材能够展开的空间很小,我琢磨了一阵,还是想不出能够突破“只有双人互动”的模式(毕竟MH里也并不是局限于2个人之间)。而后,在多周目刷动画时,看着城二的粉色羊毛衫,突发奇想地觉得城二喜欢兔子。于是,兔子加上眼镜布,就产生了“毛巾”、进而演变成“手帕”的印象。
       不过,我并不是在确认了“手帕”这个元素之后,才开始创作这个短篇里的。在设定出“城二的什么东西(暂时认为是眼镜布)脏了,铁也悄悄解决问题”这个框架后,我就把“铁也在洗手间做事”、“最后在洗手间让城二给发现了”这个开头和结尾。定了框架之后,接下来就是往里面填充内容、使得这个框架能够合理存在就行了。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东西应该是被阿健弄脏的,铁也是出于不想阿健和城二之间起不必要的摩擦而决定私自处理。当时甚至想过要编一个“连阿健自己都没有自觉自己做了什么”的线索。但是后来研究细节的时候,认为这样的设定还是会陷入“互动范围太窄”的圈子里。也是在这个时候,我决定要扩大人物之间的交集,从之前“更多聚焦于城二和铁也之间的关系”变成“以铁也为中心,四英雄彼此之间的关系”。至于说为什么认定是阿健把东西弄脏,是因为阿健在ITF中是一个类似“昭和父亲”的设定,有些大男子主义的他在生活琐事上是有些“漠不关心”的态度的,所以就有了“他完全没在意就随便拿来用”的构思。但是,如果他知道这个东西是城二的,就断然不会这么做了。这就涉及到城二给我的印象问题……由于他一直比较讲规矩的作风加上粉色的羊毛衫……让我产生了一种“严格管理家庭事务的老妈子”这样的感觉。所以,阿健会误用那个东西,是因为阿健以为是别人的;但也不会是铁也的,因为铁也是大家都特别照顾的对象,有点像“备受疼爱的小儿子”,因此就只能“委屈”武士了。
       阿健误以为东西是武士的这部分设置,是我自己特别喜欢的一个点。一方面,阿健和武士都是肉体派战士,多少会更有亲近感;另一方面,两个人都比较不拘小节,性格上的某些方面有相似之处,又增加了一些亲密度。再者是,MH里我设定他俩是室友,这就奠定了阿健会随便拿武士的东西来用这样的可能性。而武士呢。74版破里拳中就是一个会意气用事的人,不然也不会(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ITF第8话中,也有武士发脾气、闹情绪的剧情。所以我特别高兴自己能在这个短篇里让武士说出“真过分呢大叔,我的东西就能随便用的吗”这句台词,既体现出大家认为武士的性格是并不计较的类型、又表现出武士 略微有些孩子气的一面。不管是74版还是ITF里的武士都有一些吊儿郎当感,所以我很大胆地将74版中武士会装傻充愣地嘿嘿笑的设定拿到这里来用了(第一话武士朝阿笑招手时也是那种嘿嘿笑一样的感觉),台词上也特意设置的略显轻浮,都是为了体现武士那种很容易与人亲近的作风,包括最后武士飞奔过去拥抱铁也的部分也是出于这样的想法。
       铁也作为文章的核心人物,设置上自然也就更多加费心了些。前面MH里我也写到过,我想写的是“一个机器男孩并没有丢失心并慢慢变得越来越像个人类的故事”,所以我在写这个After Story的时候,也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忘记“铁也再怎么像人他也是机器人而不是人”这一个事实。我知道很多作品在写到涉及这种类型的题材时,总是会让机器人表现得“过于像人,像得让人不觉得他是一个机器人”,我觉得这样并不好。铁也就是铁也,是机器人就是机器人,如果他像人像到没有机器人的感觉,那从一开始就没必要设置他是机器人了。因此,创作时我一直是按照“正因为他很有机器人的感觉,所以才显得他有人类的样子非常可贵”的思路来走。既然是机器人,那么他在处理事情的操作上必然应该是一种机器人的模式,所以出现了什么“声音系统”、“识别系统”一类的词。同时,为了体现“身体是机器,心是人类”的理念,可以看到铁也在做机械式处理时,对人的称呼全部是全名;而当他是以人类的方式处理问题时,则使用的都是不带姓氏的知乎名字或者是昵称。不仅是这些细节之处,最难的关卡在于:我要如何让铁也“明明是个机器人,但是传达出人类的情感时不会让人觉得突兀”。我采用的办法是:铁也只需要陈述事实,让作为人类的观众去感同身受。在行文上,我让铁也先用机器人的方式去解读自己看到的事实,但由于他的数据中没有过这种“生气”的新鲜体验,所以机器处理不了,这就出现了疑似快要宕机的剧情;但信息还是要处理的,对于机器来说,学习新内容首要就是把东西“输入”系统,因此,铁也“陈述事实”,找不到词来形容,那就不用去找词,直接直白地表达出来就可以了,观众是有解读力和想象力的,会自然而然地在脑子里替铁也完成抽象化的操作。并且,这里也体现了我对铁也是“少年”的理解。我并没有按照龙之子作品的出品时间来设定四位英雄的年龄,而是以他们给人的感觉来设定他们的年龄的。武士之所以称呼铁也为“少年”,一是因为铁也的外貌定格在成为机器人时的那个年少的年纪,二是因为他的表现看起来像个学着如何做人的小孩子。而这种“不知道怎么去表达”的表达,就是一种还没成为大人的青春表现。设置这部分剧情时,我尝试让自己成为全文的第一个铁也,去感受那种“因为有人类的心,所以想要传达;却又因为是机器人,所以不懂得要怎么传达”的焦急心情。这导致我自己在写这部分内容时也非常着急,一度想要把手机都摔了,到了靠嗑润喉糖来保持冷静的地步。在我看来,“机器身、人类心”其实是不适合用“可爱”来形容的设定,而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铁也的这份焦躁,就像唱歌很好听的人却成了哑巴,就像跑步健将失去了双腿……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文中写到了“就像只有我不知道吃的东西都是什么味道一样”这样的话,这就是我理解的、铁也最直观的痛苦感受。如果读者能够从我的文中感受到这一点,那就太好了。
       写到这里,似乎差不多大功告成了,实际上还缺了一个重要的组成——手帕的主人、城二的表现。这是非常关键的点,因为城二的态度直接关系到其他所有人可能的行动、直接关系到结局的设置。我在MH里就已经认定城二是那种对周围事物有着敏锐观察力的人,并且因为常年的宇宙旅行,他变成了一个十分宽容的人,处理事情的手法也就会显得更加柔和。前面业已多次说过,本文的创作目的是要写铁也的变化,所以城二的态度一定也是为这个目的服务的。铁也能够变得越来越有人类的感觉,也是因为多得了他身边的这些朋友们的耐心、包容、关心、照顾。在这里值得一提的主要就是,城二打断了阿健的话这个地方,也是我个人特别满意的特殊设置。我们在现实中一定都有很多这样的体验:我们做错了什么事,心里感到内疚,这个时候就希望对方骂自己一顿,减轻自己的负罪感,结果对方非但不骂自己,还彻底原谅了自己,这极有可能会让我们产生更大的负罪感,尤其是自己特别在乎对方的时候。如果让阿健去说,就会形成这样的局面,因为阿健肯定是直接摆道理上结论,会给铁也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毕竟他仍是不理解的状态,就更会觉得自己是做错了,尽管阿健本人当然是完全没有责备的含义。所以,我让城二打断了阿健的说话,让城二以一问一答、旁敲侧击的“渐进式教育”一般的方式来跟铁也说话,让铁也通过“学习新知识”来理解问题。在文段最后,铁也会突然造起句子来,也是按照“孩子学到新知识很新奇”的思路来设计的。
       整体而言,这篇短文写完,我个人是算比较满意的,感觉大多数的想法都基本得到了体现。也希望读者观众会喜欢这篇短文、并能从中感受到我的创作衷心吧。


[ 此贴被狼头在2017-12-20 22:05重新编辑 ]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8 SosG.Net
Total 0.032519(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