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141|回复: 15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自翻][SOSG小說組][三雲岳斗]Dantalion的书架第一話 Episode01:「美食礼賛」(5.29全部完成)

51

主题

395

存在感

56

活跃日
Clannad-琴盈交响诗篇Eureka7-优莱卡EVA-绫波丽Code Geass·叛逆的鲁鲁修-卡莲笨蛋、测验、召唤兽-木下秀吉SP笨蛋、测验、召唤兽-木下秀吉笨蛋、测验、召唤兽-岛田美波笨蛋、测验、召唤兽-雾岛翔子笨蛋、测验、召唤兽-雾岛翔子SP花丸幼稚园-柊SOSG小说组—诺薇儿·露瑟·茜卡莉夜幕下的轮舞曲——阿尓托莉雅
帅哥离线 吾乃天,壶中洞天
 7 

荣誉团员

发帖: 5626
SOS币: 14735
社团: 折原の家族
社团: 彼方同萌
社团: Lucky ☆ Channel
社团: SOSG卡奴协会
社团: 午夜
注册: 2007-09-05
访问: 2013-11-05

楼主
发表于 2010/05/20 | 编辑

猜你喜欢: 黒人とウブ少女, 巨根, 黒人巨大


此文由 [SOSG小说组]自翻
原名:ダンタリアンの書架 第一話 Episode01:「美食礼賛」
翻译: 华-Joshua(折原ハナ)
校对: 华-Joshua(折原ハナ)
润色:华-Joshua(折原ハナ)
协力:円夜琴葉
作者: 三雲岳斗
插图:Gユウスケ
首发于:SOSG论坛http://www.sosg.net/
转载时请保留录入信息 仅供试看学习交流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SOSG对使用本站小说文本进行违法活动的后果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本小说禁止转载至sky-fire小说网
-----------------------------------
TXT下载: [SOSG小說組][三雲岳斗]Dantalion的书架第一話 Episode01「美食礼賛」[txt].rar

DOC下载:SOSG_Dantalion_Episode01.rar (1.0 MB)

-----------------------------------
据说这条线下面可以让我吐槽……不过好像没什么好吐槽的……恩……感谢党,感谢国家(这个一定要有)然后是感谢琴葉酱对我的支持。这是我翻译的第一本轻小说,有不足之处请见谅。要是觉得看不下去也不要骂我哦~~
现在这些是ep1的前两节,我会尽快更新的。
                                     ————by 华(2010.5.20)
第三节好少 就靠一张图撑门面 大家不要骂我懒
                                     ————by 华(2010.5.24)
第四节更少 连图都没有 233
                                     ————by 华(2010.5.25)
听说轻国有人抢坑……我表示无奈
至于有人说要翻译成但塔莉安,我想说,我的翻译是根据英文发音音译的,说到底ダンタリアン这个日文也是音译的英语,我觉得应该以英文为主。日本人的英文发音有多差不少朋友应该心里明白,以日文发音来音译英文名实在是很可笑的事情。
                                     ————by 华(2010.5.29)
--------------------------------------



《ランブルフィッシュ》之后两年

三云岳斗全力献上

幻想与现实,人类的梦与渴望的循环

图书馆幻想,登场!

关于这个世界的必须知道的事情

  这些奇妙的柱子其实是书。
  屋子里无数被摞在一起的书把地下室的将近一半埋尽,堆成一座小山。看起来就好

似是用石头堆成的东洋墓标一般。
  让人想不通把这些搬来是为了什么——
  书本的种类各异。从车站附近出售的便宜的流行小说到难懂的哲学书无所不有。
  也有不少古文或者外文书。总之让人觉得这是把写着字的纸一本一本慢慢收集起来

的。
  一个小巧的身影无声地埋在数万册的书本中。
  那是一位年轻的少女——
  《ランブルフィッシュ》之后两年。Sneaker大賞出身的三云岳斗(The Sneaker)

归来了。

Dantalion(但他林)的书架




诱骗读者的欲望

掌管“幻书”的“黑之读姬”(达利安)

达利安
原本是兵士的贵族 修伊在祖父的房间里遇到的迷之少女

胸前的锁具,

究竟封印着什么东西呢?

Dantalion(但他林)的书架

黑衣少女的“使命”与“冒险”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继承了疯狂收藏贵重书本的收集狂祖父的遗产而来到这里的青年修伊为了整理遗产到达了这个房间,遇到了一位无礼的少女,被她如此质问。
  本不该在那里的迷之少女。在其被黑衣包裹的身体的胸前,垂着一把与那纤细的肢体不相称的巨大的锁具。看起来非常重。
  在那似乎能拘束自己的锁中,她究竟封印着什么东西呢?还是说她自己是被什么人封印着么?她到底是……!?
  “The Sneaker”第一次在杂志上没回两话连载 奉上了这位胸前挂着巨大锁具的美少女。作为连载开篇的本话,是讲述修伊与锁具美少女的邂逅的故事和被卷进无限的

“人类之欲”的骚动的两人的故事。在某个似曾相识的世界展开的所谓“幻书”与被其魔力迷惑的人们的冒险终于开始了。
  下一个被“幻书”的魔力引入迷宫的读者也许就是你。




少女正在凝视着的是,人类的欲望……!?
每期2话连载,
图书馆幻想,开始!!



  那是在黄昏时分的清冷墓地
  从树枝的间隙间落下的粉雪,无声地飘舞着。
  一个女子立在一方新建的小巧的墓碑前。
  那是一位着丧服的年轻女孩。
  “求求你……告诉我……”
  女孩用嘶哑的声音喊着。
  她正面对着一辆马车。
  停在墓地一角的黑箱马车。
  马车的窗边放着一个人偶。那是一个穿着漆黑长裙的美丽的瓷器人偶。
  女孩跪在枯萎的草坪上。仿佛在向那个人偶祈祷一般。
  “请赐予我知识。把能够达成那个男人的愿望的力量……求求你……求你”
  她那微颤着的声音,消失在了冰冷的风中。
  就在她感到祈祷不能奏效,消沉地要放弃的时候,马车的门静静地开启了。门的间隙中递出了一本书。
  那本书的封面上有浮凸的题字和简单朴素的纹章。美丽的皮质装帧让人感觉似乎是刚装订的新书,又好像是百年的古书。
  “幻书选择了你”
  马车中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女孩抬起哭肿了的脸。颤抖着接下了男人递出的书。
  “就把这个给你吧。在注定归还之日前,你就是这幻书的主人。不过,有一点,绝对不要忘记。”
  “忘记……什么……?”
  女孩胆怯地问道。
  男人用仿佛从远方传来的嘶哑的声音简短地答道:
  “这世上,有些事情是不该知道的——”
  门再次关闭,马车缓缓地驰走了。
  低沉的蹄音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只留下了紧抱着书本的丧服女孩。
  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月亮,远远地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

  第一话 Episode:01【美食礼赞】
  ~Meditations de Gastronmie~




第一节

  在王都郊外的荒凉山道上,一辆车停下了。
  那是一辆老式的军用车。是那种战争结束之后便宜卖给市民的车种。
  暗淡的银色车身没有顶棚。双人坐席露在外面。皮质的坐席上放着起卷的毛布和读完了的袖珍书。
   驾驶员是一个年轻男性。
  是一个穿着皮革大礼服的青年。
  准确的年龄不得而知,大概在二十岁上下,从帽子下的脸影能看出还留着少年的表情。
  他在车中部蹲下,摆弄着后轴。
  虽然一副受过良好教育的稳重表情,但是他似乎对手中的工具很在行。就好像是受过特别训练的士兵一样。
  “……没劲”
  车货架上一位插着腰的少女对他这么说道。
  少女年纪大概十二、三岁。漆黑的衣服下是她小巧的身体和清澈洁白的肌肤。及腰的长发也是黑色。瞳孔更是如深夜一般深邃的黑色。
  少女的黑衣被好几层蕾丝和花褶撑得膨起,将那轮廓包裹的,是金属的手甲和粗犷的腰铠。大概是中世纪骑士的典礼服装,既不能说是礼服长裙也不能说是甲胄。而且她的胸前,还有一个代替蝴蝶结的巨大金属块。
  那是一个被银色锁头束缚的巨大锁具。
  “肚子饿了。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迷路那么多次我都不说了,车子居然还在这里出故障。你其实很无能吧,修伊。”
  少女一边把一本很厚的书放在膝盖上读,一边责备着。
  被叫做修伊的少年听到不符合少女可爱面孔的责骂后,只得苦笑。
  “迷路的原因其实是你把地图的看法完全搞错了呢。”
  “恩……”
  少女轻声地嘟囔了一身就沉默了。嘴唇却不服气地撅了起来,脸也开始变红。
  青年一边换下被机油弄脏的手套,一边无奈地耸了耸肩。
  “不过,确实很麻烦呢。即使想修理,也没有部件。得到哪儿去借点更专业的工具和材料呢。”
  “……你现在才说这个有什么用?”
  少女厌烦地感叹道。
  他们的车是在狭窄的田间道上停下的。
  向四周再怎么看,进入视野的也只有长满杂草的荒野。不用说冶炼屋或者马具屋,连民宅都看不到。
  “你以为在这种地方往哪里看就能入手那些东西?现在的季节会迷路进这么冷的地方的痴呆司机,这世上也只有你了。”
  “啊,季节不太好这一点我也认同呢”
  青年一边看着冬天枯朽的树枝,一边夸张的点头。
  “不过呢,达利安……看来要通过这里的不止是我们而已哦。”
  这么说着,他看着远方眯起了眼。
  一辆马车卷着白色的尘埃驰来,

  那是一辆大型的双驾马车。
  只在贵族的豪宅里才能见到的,备有悬架装置的高级马车。握着缰绳的驾车者是一位穿着高档外套的半老的男人。
  车内坐着一位妙龄女子。
  放下手里的工具,青年司机——修伊站了起来。
  被叫做达利安的黑衣少女,从货架上跳下来,慌忙地躲在了他的身后。
  那胆怯的样子,让人联想到不习惯人类的小动物的姿态。达利安用胸前的书遮住自己一半的脸,害怕地抬头看着马车。
  女性对驾车者说了些什么,驾车者熟练地拉了一下缰绳。
  马车缓缓地停下了。
  女性打开了车门露出了脸。她的嘴边挂着柔美的微笑。
  “你好……请问遇到什么麻烦了么?”
  她认真地问道。那是一位穿着深绿色外套的高挑女性。不是普通的佣人的感觉。是那种贵族的孩子的家教,或者女主人的侍女那样的感觉。
  修伊亲切地微笑道:
  “是这样的呢。我们正在迷路的时候车子突然出故障了……”
  “……找不到……路了是么?”
  她有些怀疑地问道。
  修伊他们的车是停在视野良好的荒野的大致正中间。也不可能起雾,途中也没有会让人搞错的岔道。如果不是出特别大的差错,一般是不会迷路的。
  “哎……真是不好意思,途中出了很多事情才…”
  青年的苦笑中夹杂着感叹。他背后的少女无言的鼓起了嘴。
  “其实我们在找格雷厄姆·阿德金逊氏的房子……请问你知道么?”
  “是格雷厄姆大人的……房子么?”
  女性表情以外地回问到。
  她与驾车者交换了一下眼神,慌忙改变了姿势。
  “那么您就是今晚晚餐会的?”
  “恩,是受到了格雷厄姆氏的招待。我是修·安东尼·德斯沃德。叫我修伊就好。这位是达利安。”
  “…………德斯沃德卿?原来就是您……”
  女性惊讶地抬起了眉毛。
  接着她突然起身,说着实在是万分失礼了,低下了头。
  “我是格雷厄姆大人的佣人,名叫莱斯利。如果修伊大人方便的话,请乘坐这辆马车前往房屋吧。我会叫人来修理您的汽车的。”
  “啊,那真是多谢啊。不过……”
  这么说着,修伊的目光投向了背后。
  躲在他身后的黑衣少女,害怕地颤动着小小的肩膀。
  是在警戒不熟悉的大人。就像是平时常见的小孩的态度。
  莱斯利困扰的皱着眉毛。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
  “达利安小姐……恩,其实马车里准备了一些简易的小点心……”
  一听到点心两个字,达利安似乎有些惊奇。
  黑衣的少女从修伊的背后露出脸来,抬头看着莱斯利:
  “什么……点心?”
  那是仔细听才能听清的细微声音。
  莱斯利的脸上浮现出终于放心了的笑容:
  “我想想哦。也没什么很好的东西,主要是油炸面包和……”
  还没等掰着手指头开始数的莱斯利把话说完,达利安就立刻回答了她。还拉着修伊的袖子。
  “……我去。”
  修伊轻声地发出了无可奈何的感叹。

  马车的货架上,装有大量的食材。从蔬菜到水果、鱼、肉。还有起司之类的加工食品。都是看上去又新鲜又水灵的好东西。
  “是为了晚餐会的食材采买而外出归来的途中么?”
  修伊从马车的坐席偷看了一言货架,略带惊异地说。
  莱斯利摇着头否认了。
  “晚餐会的料理的准备已经完成了。这些是老爷今晚用的食材。”
  “这些全部……格雷厄姆氏一个人?我好像听说他没有家人啊……”
  “是的,全部都是老爷一人食用。绝不是买来存置的。因为决定料理好坏的就是食材的新鲜度。据说过去曾有过因为使用了带有一点小伤痕的食材而被老爷解雇的厨师长。”
  “啊啊……”
  修伊有点呆呆地微笑道:
  “与格雷厄姆氏的传闻相符,是个美食家呢。您是在他府上的厨房工作么?”
  “恩……是这样的呢,我是做类似灶台女佣的工作。”
  莱斯利的脸上浮现出暧昧的笑容。
  灶台女佣是那种在厨师长手下工作,也就是学徒厨师这样的人。能够担下购买食材这样的重任,应该是其中特别优秀的人物。
  “原来如此,真是了不起呢。说到格雷厄姆家的料理,那可是在王都也赫赫有名的呢。他研究出的独特的料理术也常常在新闻里报道,据说贵族院的议员和大陆的富豪们想要聘用贵府的料理长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呢。”
  “我也听说过类似的传言。”
  莱斯利认真地点头。
  “但是,只要老爷还在世,料理长就不可能移去别处。因为让老爷品尝最棒的料理是料理长生存的意义。”
  “……格雷厄姆氏的家中,待遇有那么好么?”
  修伊很感兴趣地问道。莱斯利一边思考一边答应着:
  “老爷当然对厨房的工作者待遇都很好,不过主要原因是那里对厨师来说是最好的工作环境。高价的珍贵食材可以随意使用,其他的食材也都是新鲜优质——这里的土地可以种植优质的作物,还有一大片丰饶的森林。”
  “……森林?”
  “是的。这附近的森林是可以狩猎的。有野鸡和兔子,还有野猪……”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从马车中眺望广袤葱郁的森林后,修伊认同地说道。
  “莫非格雷厄姆氏不住在王都,而要住在这样的乡下也是这个原因?”
  “当然是这样。为了最棒的料理,不能没有最棒的食材——老爷常这么说。”
  “……原来如此。”
  “恩……”修伊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黑衣少女在刚才那段时间,一直在他的身边,咬着被包在油纸里的炸面包。时不时地舔舔粘在手指上的桂皮和砂糖,露出陶醉的表情。
  “好像很好吃呢,达利安。”
  “……Yes”
  只回答了一个词,达利安又啃起了炸面包。刚开始明明还那么警戒莱斯利,现在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了。
  一边温柔地看着这样的达利安,“和您的口味真是太好了”莱斯利一边高兴地眯起了眼。
  “回到府上后,还有会为您准备更多好吃的点心,现在只有这样的东西。都是拿去给孤儿院的礼物的残留。”
  “礼物?”
  修伊有些讶异地问。
  “是的……是府上早餐剩下的面包,买东西的时候会路过那里。即使是这样的东西孩子们也都很喜欢呢。”
  “那么,做这些的是……”
  “是我。那个……因为我父母亲走得也很早,我也有过饥饿的回忆。”
  莱斯利这么说着,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那是一种夹杂着悲伤的微笑一般的暧昧的表情。



第二节

  美食家的房子,就在可以俯瞰深森的高处。
  据说原本是这一带领主的居城,巨大得让人吃惊。晚餐会会场所在的大厅里,并排摆着装饰着华丽的烛台和银餐具的餐桌。集合了富裕的地主和知名的资产家,会场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他们话题的中心,都是今晚的美食。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啊,热死了。”
  为了躲避人群而躲在柱子阴影处的达利安小声地抱怨着。
  修伊一边摆弄着崭新的领带,一边悠闲地说:
  “格雷厄姆氏是在年轻的时候搞期货交易赚取了莫大财产的资本家呢。隐退之后也会每月都像这样聚集大家来办晚餐会。因为这里送出的料理都很特别呢。能被邀请也是稍微值得骄傲的哦。”
  “……一群下贱的家伙”
  达利安草率地断言。一副不喜欢人多而非常不爽的表情。
  因为一头黑发穿着奇特的少女,在精心打扮过的招待客眼中也是显眼的存在。大量飞来的好奇的视线也是让她不高兴的原因之一吧。
  而且,因为很少见所以来和她搭话的人也不少。
  “晚上好,小姐。是第一次来这个晚餐会么?”
  被年轻的贵族男性搭话,达利安用生硬的表情假装没有听见。但是男性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去年也出席过好几次呢。这里的料理可真是比传说的还要美味哦。格雷厄姆氏的公司能搞得这么好,也不得不说是多亏了这个晚餐会呢。我觉得你也一定会很喜欢的哦。他研究出的料理术且不用说,将它实现的厨师也是不得了呢。”
  “……厨师?”
  这时候插入进来的是修伊。
  被达利安持续无视的男人,仿佛得救了一般的表情面对着他:
  “恩,对哦。你知道么?这里的厨师长,可以在动物还活着的时候,让它毫无痛苦的将其用作料理哦。鸡和兽类的头落下后也能很舒服的闭上眼,鱼的话只有头和骨头也能在水槽中继续游泳——”
  “为什么要特意弄那么奇怪的事情?”
  修伊皱着眉头问道。那男人一听,很夸张的张开双臂抬起了头。
  “那有什么可惊讶的,当然是为了追求完全的美味啊。有一种叫做肾上腺素……的东西吧。在痛苦中死去的动物会分泌那样的东西,让肌肉硬直,使肉质变差的。当然,普通人是尝不出这其中的区别吧。”
  “难道……就为了避免那个?”
  “对。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为了不给兽类带来痛苦,勤练刀工,再结合东洋的针灸术和药品的知识。据说他最起码在格雷厄姆氏手下干了十年以上才学会。”
  “……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呢。”
  修伊淡淡地说出了感想。男人则多次点头。
  “是吧。不过,只要你尝一次这里的料理你就能理解了哦。”
  就好像吹嘘了自己一番一般地得意,男人高兴地与修伊道别了。
  男人的身影消失后,达利安终于呼出了一口气。
  “……刚才他所说的,你怎么看?”
  刚才还一脸社交笑容的修伊,现在认真地问道。
  “荒唐。那可不是普通人类能做到的事情。”
  达利安冰冷地说。
  修伊的表情变得深沉。
  “但是,要真的是这样的话?”
  黑衣少女望着烛台上摇曳的火焰,冷淡地无语气地说:
  “那就是说——那是非人类的能力了。”
  “原来如此。”
  修伊草草地耸了耸肩。
  从外衣的口袋中取出怀表看了看,换了换心情说道:
  “到时间了。走吧。”

  格雷厄姆·阿德金逊的书房距离晚餐会会场比较远,是个安静的地方。
  从窗户可以看到房子背后的广大的森林和小麦田。
  房间的两侧是直达天花板的书架,收藏了大量高价书。中央有一个坐着很舒服的接待椅,深处坐着一位男性。
  年龄大概已过五十。
  块头不大但是能看出是充满肌肉的体型,与人们想象中的肥胖美食家有不少差距。与其说是隐退了的资本家,不如说给人一种现役军人的感觉。
  “——真是可以令人称赞的藏书呢!”
  被带入房间内的修伊,在打招呼以前,首先对墙上的书架发出了感叹。连紧张的达利安也感叹地睁大了眼睛。
  “古代罗马的美食家阿吉比乌斯的《料理帖》,法兰西王夏洛洛无视的首席厨师长泰忧坝写的《料理人之书》,近代最有名的美食家布里亚·萨巴兰的《味觉的生理学》,古代中国的《斋民要术》——并不是单单收集食谱,连博物学,生理学的书籍都……能拥有如此大量的美食学藏书的,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数啊。”
  “恩……”
  看着正在评价的修伊,书斋的主人似乎理解了什么,微微地笑了。
  “原来如此。是卫斯理·德斯沃德子爵的孙子么,确实有看书的眼光啊。”
  “……您认识我的祖父么?”
  修伊有些惊讶地回头看着美食家。
  格雷厄姆用深刻的表情重重地点头。让修伊他们坐到自己前面,命令管家上茶。
  “和这个国家的内部稍微有点关系的人之间,没有不知道那个收书狂的哦。包括子爵的那个图书馆。”
  “您在说什么呢?”
  修伊表情没有变化。
  “不要绕无聊的圈子了,德斯沃德卿。你带来的那个女孩是‘黑之读姬’的证据在哪儿?你从子爵那里继承了‘那个’了吧。——‘Dantalion(但他林)的书架’”
  “……这个么…”
  修伊露出了有些讽刺的笑容,点了下头。达利安紧握着他衣服的下摆,无言地鞠了一躬。那无表情的侧脸,看起来就像是美丽的瓷娃娃。
  格雷厄姆愉快地哼了一声。
  “书是好东西。读书就会用到脑子。用了脑子肚子就会饿。知道么?脑的重量虽然只占人体的大约百分之2,但是生命活动使用的卡洛里却有百分之18用在脑子上哦——然后肚子饿了的话,就能更多地吃好东西了。”
  “您读书是为了……吃饭?”
  修伊以为这是玩笑话。但是男人却理所当然似地点头:
  “不错……当然也包括肌肉。锻炼肉体让基础代谢增强,也能增加必要的食物摄入量——美食才是神赐给人类的最好的快乐。为了那个,我不会在意付出任何努力。”
  “啊……”
  修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开始环顾整个书房。格雷厄姆的书房不只有大量的书籍,也准备了用来锻炼身体的大量器具。
  但是书房里没有书桌,却放着一张个人用的餐桌。
  餐桌上装饰着酒杯之类的器具,似乎都是高价的陶瓷器。到处都是在美术馆见到也不觉得奇怪的艺术品。这个书房在某种意义上,简直是一个超级豪华的餐堂。
  “您不去出席晚餐会么?”
  稍稍沉默之后,修伊问道。
  虽然已经是晚餐会开始的时候了,但是格雷厄姆似乎没有打算离开书房。
  “无聊啊。”
  美食家自嘲一般的说道,
  “你知道在神圣的进餐时间,是不能接近愚者的么。让我和那些光顾着谈话的人一起吃饭?怎么可能?那样的晚餐是没有价值的。那只是为了生意才开办的。我最蔑视那些无能的管钱人了。”
  “那真是……让人意外呢。”
  修伊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为什么呢?”
  “哦不,只是,大家都对这个晚餐会提供的餐点赞不绝口呢。所以还以为您也会很在意这些呢——”
  “当然是很在意的。不能因为客人都是俗人,就让厨师们做出差劲的料理来。你觉得我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么?”
  男人故意有些恶意地问修伊。修伊沉默地摇了摇头。
  格雷厄姆的喉咙发出咕嘟咕嘟的笑声,
  “不过,也是呢,虽然不会让他们做出差劲的料理,没让他们尽全力也是事实。我把料理的完成度,控制在了俗人也能理解的程度了。知道为什么么?”
  “不……为什么呢?”
  “就是说要品尝最好的料理,品尝的那一方也要有最好的肉体才行,就是这么回事哦。紧致健康的肉类的美味尽人皆知,但是吃它们的人类又如何呢?肥胖的肉体,被烟酒侵犯的不健康的内脏……那种身体能理解最好的料理么?”
  格雷厄姆仿佛在嘲笑晚餐会的客人一般长吁短叹着。
  “注意健康,一直都要注意调整身体状态,当然首先不能吃太多,也不能太过空腹

。我就是长年如此,严于律己。都是为了能够品尝最好的料理啊。和那些纯粹为了满足食欲的俗人是不同的!”
  男人那么说着,仿佛为了夸示自己经过锻炼的肉体而挺起了胸。
  “您说的话,我感觉能够理解。”
  修伊用稳重的语气似乎在苦笑一般缓缓地说:
  “那个意思的话,我们也是您所说的没有资格品尝最好的料理的俗人呢。我是不注意健康,也没有好舌头的普通人类呢——那么,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吧?”
  “……正题么。”
  “恩。您把与您的生意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我们招待来晚餐会,还这样特地把我们请来这个书房,是为了什么呢?格雷厄姆·阿德金逊殿下。”
  修伊把冷淡的视线投向了男人。
  格雷厄姆满足地点了点头:
  “对……我对为了料理而来参加晚餐会的家伙们没什么兴趣。不过,你们不一样,德斯沃德卿,还有黑之读姬——求你实现我的愿望吧!”
  “愿望?”
  修伊惊讶地问道。格雷厄姆深深地低下头说道:
  “是幻书。”
  男人的瞳孔,闪烁着昏暗的光芒。表情僵硬的达利安,突然,抓住修伊衣服的手更用力了。
  “你们手中的一本幻书——我只想要那一本书而已。诸神之王宫的厨师,异教的魔神Andhrímnir所写的,记载着禁忌的料理术的幻之书。”
  男人慢慢地继续着
  “据说那本书的名为《至高的料理的冥想书》。据说是遥远的过去便失落,早已不存在于这世上的书本。但是,你们应该知道那本书在哪里吧。如果真的继承了被称为管理知识与书本的恶魔Dantalion(但他林)的幻之图书馆——Dantalion(但他林)的书架的话。”
  “……为什么?”
  修伊又反问道。格雷厄姆不满地扬起了眉毛。
  “您是被所有人都认同的美食研究家。收集了如此数量的料理书,而且,手下也有

这个国家首屈一指的厨师长。你还想指望在此之上的什么?”
  “我追求的是最好的料理——仅此而已”
  格雷厄姆几乎是速答。
  “要问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美食才是最棒的快乐。人类的存在,究其根源,最究极的欲望就是食欲。而那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原动力。发现新的美食,对人类而言的幸福比发现新的天体还要美好——而且,我到现在还没到达那里呢。所谓真正的幸福

。”
  “为了这个……就要借恶魔的睿智么?”
  修伊用悲哀的眼神看着男人。格雷厄姆点头道:
  “我倾我一生只为了追求最好的料理。你知道么,真正的美食是不会损害健康的,有统计说它甚至能延长寿命……但是,即使如此还是达不到啊。我的寿命也没有那么长了。最多也只有十年,二十年啊。就算是借助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幻书的力量也……”
  修伊沉默着把格雷厄姆的话听到了最后。他的眼中显露出明显的困惑的颜色。不解地大幅摇头。
  “……这是怎么回事,达利安?”
  修伊小声地问着,但是黑衣少女却沉默不语。
  “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德斯沃德卿。”
  格雷厄姆的语调中混杂着焦躁。
  “要是要钱的话。那没什么好担心的。现在立刻就能给你开支票,什么价钱都可以。”
  “……不是的,阿德金逊殿下。我们借出书并不要求任何回报。”
  修伊有些厌烦地叹道
  “但是,很可惜,我不能把幻书借给您。就当我们是那个图书馆的主人好了,但是也不能借。”
  “为什么?”
  男人用嘶哑的声音问。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动摇的神情。
  修伊沉着地摇了摇头。
  “要问为什么的话,这本书——《至高的料理的冥想书》已经借出去了。十三年前

就借出去了。”
  “怎么会……”
  格雷厄姆哑然失声。
  修伊继续用不释然的表情说着。
  “我爷爷……不,我是说祖父的日记里,记录着十三年前的某日,将《至高的料理的冥想书》借给了某个有些浮躁的人物。所以,我们是感觉您才是幻书的持有者才来找您的。因为您作为美食家被广泛认同就是那个日期之后不久的事情——”
  “十三年前……难道说……”
  格雷厄姆低声说着。紧绷着的腰松开,他深深地陷入了椅子中。在长长的沉默之后,他用呜咽一般的语气说道:
  “是厨师长……”
  “哎?”
  “幻书的主人是厨师长。世人都以为是我在考虑料理的内容并让佣人们做出来,但那不是事实。料理的内容其实也是厨师长一个人考虑出来的。我雇佣现在的厨师长,正好就是十三年前……这真是讽刺啊……哦啊……!”
  格雷厄姆突然抱着头喊叫了起来。
  原本他那粗壮的身体突然看起来就好像小了一圈。
  “这是什么事儿啊……我,居然早在很久以前就在吃幻书上记载的料理了么。即使如此,我也不能感受到我所期待的最好的料理么。即使拥有恶魔的睿智我也够不到我的理想么!?明明一直相信只要能得到幻书就能实现梦想的啊!”
  格雷厄姆绝望地叹息着。
  修伊沉默的看着他。接着达利安无声地站了起来:
  “厨师长在哪里?”
  沉默被打破之后,格雷厄姆低声说:
  “应该在厨房吧……这个时间的话,应该在为我准备晚餐的吧……”
  “我想见见他……现在”
  “随你喜欢吧。在这里继续与你们谈话,双方也得不到什么了。”
  格雷厄姆的语气似乎已经无所谓了。
  达利安与修伊交换了眼神,无言地离开了房间。黑裙的影子在廊下无限扩大了。
  “等一下……告诉我一件事,德斯沃德卿。既然没打算借书给我,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在已经过了十三年的现在……”
  “从图书馆借出的书,是有归还期限的哦……阿德金逊殿下。”
  修伊背对着他,淡淡地说道。
  “幻书原本是这个世界所不该有的书物,本是被封印的。没有在期限内归还的幻书,会对这个世界带来多大的影响——关于这个我们也不清楚。”
  格雷厄姆一脸困惑的表情看着修伊他们。
  黑衣的少女静静地转向他,淡淡地说:
  “《至高的料理的冥想书》的借出期限是十三年。归还期限是今晚。”


[ 此贴被折原ハナ在2010-06-04 11:11重新编辑 ]
华婶是攻不是受
点击我的签名 会带你去一个美丽的地方

51

主题

395

存在感

56

活跃日
Clannad-琴盈交响诗篇Eureka7-优莱卡EVA-绫波丽Code Geass·叛逆的鲁鲁修-卡莲笨蛋、测验、召唤兽-木下秀吉SP笨蛋、测验、召唤兽-木下秀吉笨蛋、测验、召唤兽-岛田美波笨蛋、测验、召唤兽-雾岛翔子笨蛋、测验、召唤兽-雾岛翔子SP花丸幼稚园-柊SOSG小说组—诺薇儿·露瑟·茜卡莉夜幕下的轮舞曲——阿尓托莉雅
帅哥离线 吾乃天,壶中洞天
 7 

荣誉团员

1楼
发表于 2010/05/20 | 编辑



第三节

  离开格雷厄姆的书房的修伊,带着达利安前往了厨房。
  途中会路过晚餐会场。
  那时正在上料理的主菜,整个会场如一场饕餮盛宴。人们的口中满是溢美之词,几乎是用尽一切词语在称赞着这些料理。
  “……让人不舒服的氛围呢。”
  修伊看着这些,用似乎脱出这些人群之上的感觉轻声说。
  “格雷厄姆氏的晚餐会也有一些不太好的评价的。常常使用即将灭绝的珍稀动物做食材,厨房送出来的垃圾里参杂着人骨,之类的黑暗的传言呢——那些人,应该也是知道这些的吧。”
  “……把那种东西放进嘴里有什么好高兴的?”
  达利安表情认真地问道。修伊无奈地耸了耸肩。
  “谁知到呢。世上也有很多只要是稀有的东西就喜欢得不得了的家伙存在呢。”
  “……更好的食材明明有那么多,真是一群蠢人。没有面包的话,舔舔砂糖不就行了。”
  达利安淡淡地说出了感想。
  修伊听着这些,没有说一句话。
  “当然了,心里觉得在社会上有地位又有信用的格雷厄姆氏,是不会做那么愚蠢的事的人也有不少吧。但是,如果持有幻书的人是厨师长的话事情就不一样了……不演变成麻烦的事情就好了。”
  黑衣的少女没有对修伊说的话作出回应。
  她无言地眺望着窗外。
  远处的天空,静静地浮着一轮血红的满月。

  厨房有很多厨师在工作着。
  与被世人熟知的美食家的房子相称,厨房的面积非常大。被细致处理过的石质地板上,大量仆从、灶台女佣、洗刷女佣到处忙碌着。
  有一个将他们如手足般指挥,制作着可谓庞大之量的料理的总管。
  不用向谁询问,也知道那就是这里府上的厨师长。一看就与其他人的动作不同。
  在那个人的手中,锅就好像是以他自己的意识在舞蹈,放入香料和酱汁后,整个厨房马上充满了让人食欲大增的香味。手握刀具的话,似乎根本没有用力气,厚厚的带骨肉和蔬菜就被光滑地切成工艺品一般的样式装盘。
  修伊的眼睛仿佛被这光景夺走了一半,呆在了原地吞着口水。
  注意到了这些的厨师长抬起了头。
  令人吃惊的是厨师长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
  她以毫无停顿地动作完成了料理后,放下了刀子走近了修伊他们。
  “您就是这栋房子的厨师长吧。”
  修伊安静地问道。于是料理长——莱斯利稍稍有些抱歉地微笑了。她就是把修伊和达利安接上马车并且带到这里的那位莱斯利。
  “我当初就知道……您二位一定是会来这里的”
  莱斯利回答的语气有些寂寞。
  “……为什么?”
  达利安问道。莱斯利低头略带些怀念地看着黑衣的少女,
  “我虽然和十三年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您的相貌与当初我们相见时完全没有变化呢,黑之读姬。还是说我见过的那那个是您的母亲么?”
  达利安什么都没有回答,无言地看着莱斯利。
  代替她开口的是修伊:
  “您应该知道《至高的料理的冥想书》吧……莱斯利小姐?”
  莱斯利以沉默不语作为回答。
  修伊又问:
  “十三年前,是您从我祖父的手里借走了幻书么?”
  “恩,是的。”
  莱斯利点头道。
  “那一天的事情现在我也记得。那是我父亲的葬礼当天。因为突然失去工作而酗酒的父亲,因为一些琐碎事和别人打架,就那样愚蠢地死了。要不是那之后我立刻被现在的老爷捡去,我一定早就死了。”
  这么说着,莱斯利仿佛想起什么了一般抬起了头。
  “不,也不是那样呢。如果不是因为我有料理的才能……如果我没有能读到《至高的料理的冥想书》的话,老爷也没有理由雇佣我这样的来历不明的小姑娘呢。所以,救了我的应该是那时借来的幻书。”
  达利安无言地看着表情有些难过的厨师长。
  “您知道我们来见您的理由吧?”
  莱斯利微笑了。
  “到了归还日期了是吧?”
  莱斯利干脆地说着,脱下了围裙。她和附近的灶台女佣说了几句,自己就带着修伊他们走了出去。
  “请走这边。幻书保管在我的房间里——当然是很郑重地保管着,书本完全没有收到过损伤。”
  “格雷厄姆氏的餐点准备呢?”
  修伊看着莱斯利的背后,困惑地问道。
  莱斯利有些得意的笑着点头道:
  “恩,老爷的料理已经基本完成了。接下来只需要准备好最后的食材而已。”
  莱斯利继续走着。修伊和达利安无言地跟随她。
  厨师长的房间在距离厨房不是很远的一个地下室。是一个朴素到让人想不到这是名厨的房间。
  莱斯利用古老的青铜钥匙,打开了厚木板制的门。
  对着她的背影,达利安突然十分唐突地说道:
  “幻书,是自己选择主人的。”
  莱斯利惊讶地转过脸来。达利安直直地盯着她。
  “如果没有资格的人得到幻书,会被幻书的魔力吸走……能够十三年间持续持有幻书,而且不沉迷于其力量的读者,我所知道的也只有那么几个。”
  “……我是否应该为此感到骄傲呢?”
  莱斯利似乎有些困扰地摇了摇头。
  “但是我只是按照书上所写,原封不动地作料理而已。当然,一开始不可能作的那么好。光是为了习得基础的技术,就不只花了多少年。但是,只要身上有技术,然后入手到最好的食材的话,就只需要等那美味出来而已了——我就是这样一直以来制作者幻书上所写的料理的。”
  她的声音说着说着,慢慢失去了抑扬顿挫。
  她的表情里失去了感情,就好像在梦中一般虚幻。
  “……幻书在哪里,莱斯利小姐?”
  修伊环视着黑暗的地下室,问道。
  “还……差一点。”
  莱斯利的笑容变得异常做作。
  她伸手取来了放在房间入口处的调味料棚里的胡椒粉瓶,打开了盖子。
  “我知道。老爷他,还没有对我做的料理感到满足。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按照幻书的记载做出真正的料理——”
  “莱斯利?”
  修伊用异常认真的态度喊着厨师长的名字。
  她突然迅速地转身,用看似十分自然的动作挥动了胡椒粉瓶。大量不可思议的粉末落在了修伊的全身。
  “这是……!?”
  修伊一脸惊险地握拳防御,但是看到莱斯利的微笑又放下了手。
  “您不用担心,修伊大人。那是我调制的调味料。到了深夜味道就会消去的。所以在味道消失前请不要离开房间。不然会变的很麻烦——”
  她一边后退一边说着,把手放在了地下室的锁上。看来是打算把他们两个锁在那里。
  修伊赶忙冲上前去想要追她,但是他看到厨师长手中如魔法般突然出现了一把短刀,便停下了动作。因为他发现手握短刀莱斯利的视线,并不是对着自己,而是对着达利安。




  “你想要做什么,莱斯利小姐?”
  修伊的质问混杂着喘息。
  “我不能告诉您呢”
  莱斯利慢慢地关上了地下室的门。
  伴随着沉重的金属的声音,门被锁上了。黑暗的地下室中听到的最后的声音,是年轻的料理长快乐的声音。
  “我要去给老爷送料理了——花了十三年才完成的,最棒的料理!”



第四节

  修伊从口袋中找出了打火机。是那种战时在奥地利开发出来的军用打火机。蓝色的火花烧出燃油的臭味,小小的火焰照亮了地下室。
  “明明只是想把借出去的书收回来而已,为什么会碰到这种麻烦的状况啊……牵扯到幻书的工作永远是这副样子。”
  修伊长吁短叹着。
  达利安皱着眉头看着他:
  “现在可不是抱怨的时候。”
  这么说着,她用脚甲踢了一下地下室的墙壁。
  “真是可耻的人类。被人关在这种地方,你到底是笨到什么地步啊?这样的光亮我连打发时间的书都没办法读。”
  这么说着,黑衣的少女却紧握着修伊的衣摆,一幅害怕黑暗的孩子的神态。
  “本没打算出这样的差错的呢”
  修伊闻了闻外衣的味道,索然地说道。
  莱斯利撒在他身上的香辛料的粉末,散发出独特的芳香。
  那个味道与其说是刺鼻,不如说是直接侵入大脑深处的味道。虽说也不是让人不快的感觉,但是那感觉似乎不会简单的消逝。
  “但是,为什么莱斯利要做这样的……我并没感觉到她超越了‘境界’啊……”
  达利安听着修伊所说,点了点头。浮现出思考的表情。
  “也可能是,她从一开始就已经超越了‘境界’了。我们没注意到,是因为她十三年里渐渐习惯了……”
  “也说不定。”
  修伊并没有安慰她。他摇了摇头,把手放进了外衣口袋。
  “但是还不能确定就是那样。你稍微离我远一点,达利安。”
  “……你要做什么?”
  “也不能一直傻呆在这里呢”
  修伊取出来的是一把*。是一把大口径的军用*。
  将*口对准了被锁上的门,修伊坚定地扣下了*。
  *声响彻整个狭小的地下室,弹丸在木质的门上直接射穿出了一个洞。紧接着又一发*把变得脆弱的锁头四周全部击碎,门就这样打开了。
  “……这个道具总是那么的吵闹呢。”
  达利安双手塞着耳朵,向修伊投去了责备的视线。修伊无言地耸了耸肩。

  两人刚刚走出那里,就看到厨房里的几位厨师一脸惊慌地冲了出来。大概是因为听到了*声吧。
  该怎么蒙混过去呢——修伊这么想着,脸上浮现出一副商务笑容。
  但是,那个表情立刻僵硬了。
  随着厨师们逐渐接近修伊,他们的神态开始了变化。
  就好像受到了催眠,他们的表情变得空虚,只有眼睛闪着强烈的光芒。那简直是饥饿的野兽的眼神。
  他们盯上了的,不是达利安,而且修伊。从厨师们的视线里,感觉不到敌意。他们散发出来的,是更原始的欲望——食欲。
  他们似乎对修伊的身体感到了强烈的食欲。
  “在他们眼里,你似乎是相当的美味啊,修伊。”
  达利安淡淡地阐述着事实。
  修伊打心底里不爽地歪了歪嘴。
  “刚才莱斯利的那个香辛料……那个味道迷惑了他们吗”
  “yes。不愧是在诸神之王宫的厨师留下的料理书……麻烦的超出想象呢。”
  修伊听了达利安所说,点了点头。
  “这下麻烦了。我也不能就这样开*打他们啊……”
  “没想到你还挺天真的”
  黑衣的少女抬头看着他,似乎感到很有趣。
  “不……只是单纯的弹药不足而已。刚才已经用了两发了呢。”
  这么说着,修伊握起了*。
  厨师们已经距离修伊很近了。而且走廊深处也隐约能看到更多被吸引过来的人影。
  是府里的仆从。还有衣着得体的绅士和妇人们。以及出席大厅里的晚餐会的人们。
  他们全都是被莱斯利身上的香辛料的味道吸引过来的。
  “原来如此,这确实是相当麻烦的局面呢”
  修伊仿佛想起了莱斯利说的话。
  就好像是接收到同伴的攻击信息素的大胡蜂群一样。他们突然一起冲了过来,修伊要凭一己之力阻止这些人当然不可能。这样下去肯定会活生生被扯成几千片而死。
  “……达利安,能把书借给我么?”
  伴着略微急躁的气息,修伊脱下了右手的手套。
  他的手背上,埋着一颗美丽的宝石。是一颗接近血色的红宝石。
  达利安现在并没有抱着书。在车上读的那本,并没有带来,就那么放在车上了。
  但是她却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大幅敞开的黑衣的间隙中,可以窥见仿佛能发光的白色肌肤。
  在那胸前中央处的钢块——古老的金属锁具露了出来——
  “……吾问汝,汝是人否?”(I ask of thee Art thou mankind)
  修伊高举这右手问道。就好像是在吟唱禁忌的太古咒文。
  而达利安口中发出的,是像器物一般冰冷无机质的声音。
  “NO……吾乃…………”

  被香辛料的味道吸引的人们,如海浪一般涌了过来,一瞬间就把两人埋没。


第五节

  美食家格雷厄姆·阿德金逊正在用餐。
  设于书房的个人用餐桌上,挤满了了乘着豪华的料理的器皿。
  主菜是没见过的肉料理。刚刚切开的新鲜的肉,浸在特别调制的酱汁里。数都数不清的香辛料和植物混在酱汁中形成的绝妙的味道,使得整个房间布满了香味。
  格雷厄姆的脸上浮现出过去从没出现过的极度幸福的表情。
  用银叉子将料理放入口中,“太棒了!”他的嘴中流出了这样的赞美之词。
  身边是穿着华丽的围裙服的厨师长亲自作侍者。
  注意到了进入书房的人影,她慢慢地抬起了头。
  那表情略带些许震惊。
  来到书房的客人是两人。穿着大礼服的青年和黑衣的少女。
  少女的手中抱着一本厚厚的书。是一本封皮已经变色成茶色的古书。内装是羊皮纸制成的。而且,除了这本书之外,他们两人的身姿没有一点变化。
  青年的身体正散发着特制的香辛料的芬芳。
  “居然能来到这里而又不被袭击……大厅那里应该有很多的客人才对。”
  修伊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让他们稍微睡一会儿了”
  “……睡?”
  “这本古波斯的故事集《千物语》(传说是《一千零一夜》的真本)——”
  修伊望着达利安手中的书说道。
  “这本书曾经每晚被读给残暴的伊斯兰王山鲁亚尔听,让他安睡了整整一千零一个夜晚。是《一千零一夜》的原型,能使听者被催眠。蒙古军在侵略巴格达的时候被焚毁,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不该存在于世上的幻书……么?那种东西到底是从哪里……”
  莱斯利有些呆滞地微笑。
  “这问题有点傻呢……您二位是但他林的书架的所有者。收藏了九十万六百六十六本幻书的幻之图书馆的公主和,它的门卫——”
  厨师长把手伸进身边的手推车,取出了一本书。
  虽然不能清楚的指导装订的年代,但是一看就是相当古老的书了。书名是《至高的料理的冥想书》。莱斯利把那本书抱在胸前,用温柔的语气说:
  “我的父亲也曾是厨师。他十三年前就在这里工作过——但是他的料理没能满足老爷,那之后又使用了有些伤痕的食材。就因为这点理由父亲被解雇了。不久之后父亲就因此而死。”
  “……您是,为了复仇而来到这里的吗?”
  修伊的表情没有变化。
  “恩,刚开始是有这个打算的。”
  莱斯利愉快地点头道。
  “我也曾想过在料理里动手脚或者下毒之类的。但是我这个打下手的人做出来的东西老爷也不可能会吃,要是在料理里混东西进去的话老爷也一定会察觉。于是我知道了只要老爷还在忘我地追求美味美食,我就不可能有办法加害老爷。”
  修伊无言地听着莱斯利的话。
  格雷厄姆一个人默默地继续吃着。传来咔嚓咔嚓的惨剧声。
  “那之后我就努力研读借来的幻书,每天都在修行着。靠着这些,我被任命到了府上的厨房,不知不觉成为了有名的厨师。那之后我知道了。老爷把无能的厨师——也就是我的父亲解雇是有正当的理由的。”
  莱斯利爽朗地笑着。露出自豪的表情。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自己也开始追求最好的料理。但是那是一条困难的道路。《至高的料理的冥想书》里虽然记载着做最好的料理所需要准备的一切,但是最好的料理的制作方法本身却没有记载在任何地方。”
  莱斯利静静地放下了书。
  她满足地看着餐桌上摆放着的自己的料理。
  “但是——今晚我终于将那个完成了。”
  她的声音不响,但是却充满了终于完成了一件大事的充实感。
  “太棒了……”
  格雷厄姆嘴中塞满了料理,含糊地说着。
  “……太棒了。这才是我一直渴望的最好的料理。再……再让我多吃一点。”
  在完全空了的器皿上,美食家依恋地摩擦着自己的餐具。
  莱斯利握着常用的小刀,打开了一个容器的盖子,熟练地切下了新鲜的肉块。娴熟地装盘,撒上了刚刚好的量的酱汁给肉块加上了色彩。
  然后把这全新的料理,呈到了她的雇主面前。
  “《至高的料理的冥想书》上的记载很简单。用最好的素材,将它的味道毫无损失地引出来——我为了这个苦练技术,学会了没有痛苦地料理活物的技术。但是,只有那样还是不够。”
  莱斯利这么说着,露出了无精打采的表情。
  “只是不带来痛苦是不够的。必须要快乐。要品尝最好的快乐,必须使用满载着快乐物质的素材。那就是最好的料理的条件。”
  “……最大的快乐?”
  修伊静静地问。
  “是美食”
  莱斯利稍稍得意地笑了。
  “美食是只有人类能享受的愉悦。而追求那个美食的人,在遇到最好的美食的时候感受到的无上的欢喜。充满了快感物质的脑髓才是,这个世上最好的食材。”
  她将小刀放在身边的手推车上,在盛水的钵里认真地洗了洗手。然后用全新的毛巾擦了擦,再次拿起了幻书。
  “这本书还给您。我已经不需要它了——”
  达利安慢慢地走上前,接下了莱斯利递出的书。
  修伊无言地看着少女小巧的背影。
  “……你做得炸面包,很好吃。”
  达利安的语气有一些悲伤。有些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厨师长:
  “虽然不是最好的食材,但是也让我感到了很幸福的味道。”
  那一瞬间,莱斯利好像想到了什么,表情突然僵硬了。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年轻的女厨师长立刻恢复了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表情,再次开始侍奉格雷厄姆。
  修伊和达利安背对着他们,静静地离开了书房。
  “啊……再……再给我吃一点……”
  美食家用陶醉的声音说着。那言语,说着说着开始变得向野兽一般的,含混得有些让人听不懂。而莱斯利则继续笑着。
  “请放心,老爷,还有很多呢。”
  她迅速地取下了一块新鲜的肉,送到了着急等待着的男人面前。
  然后她盖上了装着贵重食材的容器。那个容器就是曾经被叫做格雷厄姆·阿德金逊的人的头盖骨。
  在王都负有盛名的美食家,把刚刚切下来的自己的脑髓送进嘴里,露出了世上第一幸福的表情——笑了。



第六节

  山路上停着一辆车。
  那是一辆老式的军用车,暗淡的银色车身因为朝露而有些湿润。右侧的后轮掉了下来,青年司机坐在那边上。皮质的坐席上毛布鼓鼓地膨着,里面一个小巧的少女像猫一样蜷着。
  “……没劲”
  少女发出不满的声音。她的背后枕着好几本读完了的厚书。
  “肚子饿了。只不过是换几根管子而已,你要让我等多久啊?明明在那个大房子里费劲偷拿了好多零件,结果居然变成在这种地方过夜。你到底无能到什么地步啊,修伊?”
  “……没能得到同规格的零件,你让我怎么修啊?不过要是硬把它们拧在一起,也许能撑到回到城里吧。”
  青年司机那么说着,又开始在故障的车轮下咔嚓咔嚓的弄了起来。
  达利安长叹了一口气,看着远方。
  朝阳在地平线上形成了鱼肚白。黑暗的森林的轮廓渐渐浮现,本以为是荒野的地面上,谷物的嫩芽们露出了脸。
  稍稍有些弯曲的道路,无尽地延伸着。
  道路的另一边,一辆马车渐渐靠近。
  那是一辆年老的农夫乘坐的驮马车。货架上装满了稻草。
  “在这种地方,出什么事儿了吗?”
  马车慢悠悠地到了达利安他们的边上,农夫把马车停了下来。
  “你也看到了,车子从昨晚就这样了。”
  盖着毛布的少女,尖锐地说道。
  农夫愉快地笑了。
  “呵呵,那一定很麻烦吧。有办法修好吗?”
  “yes……让我等了那么长时间,应该不会现在才说修不好吧。”
  “哈哈……是吗。那边吃这个边等吧。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应该能填一填小姐你的肚子。”
  这么说着,农夫拿出了一个拳头一般大小的芋头。包在报纸里的芋头冒着热气,散发出化了的黄油的香味。
  农夫笑着看着一脸困惑的达利安,脸上的皱纹都堆在了一起。
  “可以吗?这不是你的早饭吗……?”
  “有麻烦的时候要互相帮助哦。别客气。还是说小姐你不喜欢芋头?”
  少女听了农夫所说,摇了摇头。
  达利安深处覆着手甲的小手,接下了还留有热气的芋头。
  “谢谢……您”
  达利安偷声说着,一口咬住了芋头。接下来一段时间,她的嘴因为被塞满而鼓鼓的,不再说话了。
  刚开始的芋头终于变成了一半的大小,少女抬起了头。唇边还沾着芋头的皮和淀粉,她露出了与年龄相符的笑容。
  “真好吃……太好吃了……”
  “哈哈,是吧……那就好啊。果然空腹才是最好的美味啊。”
  农夫满意地眯起了眼。
  农夫乘上了驮马车,留下了“路上小心啊。”这样的话,就走了。达利安咬着芋头目送他离去。
  “……好,总而言之应该是能开动了。”
  农夫走了不久,修伊就站了起来说道。修伊转了转曲轴,启动了引擎后就回到了驾驶席。
  达利安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看着天空,盖着毛布就这么坐上了坐席。
  车子一边发出刺耳的金属声,一边生硬地动了起来。在什么都没有的路上走了一段时间后,修伊突然想起了什么而说道。
  “达利安,那个芋头能给我点吗?”
  少女的回答很简洁。
  “不行。这是给我的芋头。”
  “但是,我肚子也很饿了。而且还熬夜修车。”
  “不行。在这种地方为难说到底是你的错。”
  修伊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知道了,那你只把剩下的一个给我就好了。”
  “你在做梦吗?这两个都是给我的。”
  “那给一半也……”
  “不行。真是的,你这人类怎么这么贪嘴。”
  达利安口气有些惊异。
  “明明是你贪嘴!”
  修伊悲惨地抱怨道。
  两人在争吵中继续前进。终于迎来了朝霞。

to be continued...

预告

收回了长期借出的“幻书”的修伊。
完全没有接点的两人是如何相逢的呢……

请关注Ep02


[ 此贴被Seiromem在2010-05-29 13:38重新编辑 ]
华婶是攻不是受
点击我的签名 会带你去一个美丽的地方

51

主题

395

存在感

56

活跃日
Clannad-琴盈交响诗篇Eureka7-优莱卡EVA-绫波丽Code Geass·叛逆的鲁鲁修-卡莲笨蛋、测验、召唤兽-木下秀吉SP笨蛋、测验、召唤兽-木下秀吉笨蛋、测验、召唤兽-岛田美波笨蛋、测验、召唤兽-雾岛翔子笨蛋、测验、召唤兽-雾岛翔子SP花丸幼稚园-柊SOSG小说组—诺薇儿·露瑟·茜卡莉夜幕下的轮舞曲——阿尓托莉雅
帅哥离线 吾乃天,壶中洞天
 7 

荣誉团员

2楼
发表于 2010/05/20 | 编辑
板凳备用


[ 此贴被折原ハナ在2010-05-24 21:27重新编辑 ]
华婶是攻不是受
点击我的签名 会带你去一个美丽的地方

2692

主题

5859

存在感

2289

活跃日
無法停止的思念-冬馬和紗(冬馬 かずさ 定制)それでも私は君が好き - 西野司在花瓣飘洒中一见钟情-加贺香子(銀月之殤 专属)古城、ずっと好きだよ - 蓝羽浅葱王の帰還-黑雪姬(千木咲殇 专属)White Album2-冬马和纱圣诞特别版卡片-冬马和纱冬马和纱(新年版)草莓100%-西野司SOSG Summer Adventure—MODE S要一直看着我哦-加贺香子(冬馬 かずさ 定制)新年限量版卡片-桂雏菊
喵~离线 私の心は本物ですか?
 11 

★☆★【H2Oの起源】★☆★

3楼
发表于 2010/05/20 | 编辑
看到三雲岳斗咱还以为是机巧魔神呢
-----------------------------------------------------------------
另外需要的话,这贴可以自砍,实在太前排了,让我有些惶恐

3

主题

273

存在感

39

活跃日
SOSG小说组—诺薇儿·露瑟·茜卡莉
 2 

实习生

4楼
发表于 2010/05/20 | 编辑
既然貌似有很多修图     为什么不把插画中文化?

加上今年3月的幻獣坐 虽然除了推荐comment是XX以外没有不满
三雲也是各种坑……

58

主题

782

存在感

125

活跃日
NO GAME NO LIFE-空NO GAME NO LIFE-白NO GAME NO LIFE-史蒂芬妮·多拉NO GAME NO LIFE-吉普莉尔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保登心愛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香风智乃电波女与青春男-藤和艾莉欧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司波深雪人形电脑天使心-小叽我的朋友很少-柏崎星奈我的朋友很少-羽濑川小鸠化物语-千石抚子
喵~离线 理性理性...
 9 

SOS团之无敌水王!

5楼
发表于 2010/05/20 | 编辑
哎哎哎~本来一行一行的看下来以为有简介的说,结果直接开始了?!
于是插图里没看到传说中的锁具呢~
那个少女是啥?
这本轻小说是魔幻类?还是恋爱类?
wwwwwwwwwwwwwwwwwwwwwww
我还是自己看好了~

42

主题

158

存在感

89

活跃日
“燃烧吧,JUMP之魂!”冒险的大门已经打开了!宠物小精灵-皮卡丘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鹿目圆香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晓美焰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巴麻美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佐仓杏子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美树沙耶加妖狐X仆SS-白鬼院凛凛蝶Angel Beats!-仲村由利ToHeart2-久寿川莎莎拉EX天才麻将少女-天江衣
喵~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6楼
发表于 2010/05/21 | 编辑
三云岳斗…你不好好写机巧魔神在这干什么!

0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7楼
发表于 2010/05/27 | 编辑
不是译成但塔莉安的书架吗?```````http://baike.baidu.com/view/3621628.htm


0

主题

3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8楼
发表于 2010/05/27 | 编辑
終於有人翻這本小說了
雖然這本小說好像沒有什麼人氣
但我很喜歡這書的設定
支持樓主翻譯
希望不要成坑

另外回5樓
這書要歸類的話是奇幻那面吧
如果問有否戀愛描寫的話
我想是不會太多
因為這書是以男主角和那書架在她的書中冒險的故事(沒記錯介紹的話)

題外話女主角在日本好像被人說成是蘠薇少女中的翠星石(腹黑翠)  
因為她們的設定都是很腹黑的說


[ 此贴被luckybear在2010-05-27 21:22重新编辑 ]

0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9楼
发表于 2010/05/28 | 编辑
http://dict.hjenglish.com/app/jp/jc/%u30C0%u30F3%u30BF%u30EA%u30A2%u30F3


听他读一遍就觉得应该译成但塔莉安的说``````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20 SosG.Net
Total 0.011067(s) query 6,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