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323|回复: 12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自录][SOSG小说组][叶村哲]我与一乃的游戏同好会活动日志 其之7 通往结束的相思病 [台版]

主题内容概览

带格式的完整版请点击阅读全文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我与一乃的游戏同好会活动日志 其之7 通往结束的相思病
--------------------------------------------
此文由自录  
录入:古谷樱子
校对:古谷樱子
二校:watashi101
扫图:watashi101
修图:古谷樱子 白夜弦影
排版:watashi101
作者:叶村哲
插画:ほんたにかなえ
译者:周庭旭
首发于:SOSG论坛 http://www.sosg.net/
SOSG小说组官方微博:http://weibo.com/sosgnovelloser/
转载时请保留录入信息
仅供试看学习交流,禁 ..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637

主题

177

存在感

36

活跃日
喵~离线 无限制招收苦力中

未验证团员

10楼
发表于 2013/01/13 | 编辑

猜你喜欢: c83劳模, 美女腿夹脖子, 夹脖子小说


日志十 『无限的世界语一名丑角』——通往结束的相思病
  
  在摩天轮欣赏夕阳之后又过了几天的某个夜里。
  荒谷学园第三旧校舍一楼,游戏同好会社办当中。
  没有月亮的夜晚,只有细微的星光照射在女孩子们身上。
  「首先要向你道谢。谢谢你愿意来赴我的约——」
  其中一个人是绮莉佳。顶着些微发光的银发,跟平常一样穿着运动服外套的她就站在打开的窗户旁边。
  她被人认为相当可爱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
  而蓝色眼睛则一直凝视着星光无法到达的黑暗处。
  「谢谢你,菲尔——」
  另一名少女·菲尔这时无声无息地由黑暗当中来到星光之下。
  她又长又厚的红发上长着一对猫耳,娇小且发育良好的身体包裹在水手服下,而看不见真正心意的玻璃球眼珠则回望着绮莉佳。
  「你想要菲尔做什么?」
  她不像平常一样发出「唔呣——」的声音,也不说些莫名其妙的发言,只是直接这么问道。
  「嗯,很简单唷。」
  绮莉佳也很直接地回答了她。
  
  「背叛一乃,和我连手吧。」
  
  她就像要约人去吃午餐般,轻松地提出了这样的邀请。
  听见这样的发言后菲尔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改变,而且猫耳也是毫无动静。她就像早知道绮莉佳会这么说一样,完全没有反应。
  「怎么样,我觉得这是不错的交易。」
  「确实很不错……」
  「对吧。」
  绮莉佳在丰满的胸前用力拍了一下手。
  「『炼狱』——没有能净化无形之物的火焰就无法杀死『零白夜』。但一乃根本不可能尽全力扑杀宗司。」
  所以你应该要背叛她。
  「绮莉佳你可以吗?」
  「啊哈哈哈,那还用说吗。」
  她硬挤出一个笑容,看起来就像戴了在隐藏些什么的假面具一样。
  「虽然我不想也不愿意,但还是要这么做——因为我和宗司一开始就这么约定好了。」
  一听见她这么说,菲尔的态度突然有了转变。
  「我了解了。那么我们『炼狱』也会有所决定。」
  她流畅地说出这些话来,而没有感情的玻璃球眼珠里则燃烧着炽热火焰。
  由窗外吹进来的夜风,让她那一头火焰般长发以及凌乱水手服上的领结不停地摆动着。
  「第一宗罪下达命令,第三宗罪《狮子(暴怒)》以及第五宗罪《狼(贪婪)》立刻脱离『炼狱』,加入丑角的光——」
  嚓叽。
  就在菲尔准备下达命令的瞬间,忽然有把剑从地板贯穿了菲尔。
  「——呜!」
  反射性摆出备战姿势的绮莉佳用力往后一跳,而身体里的剑被抽出来后菲尔也就瘫倒在地上。
  迟了一会儿,绮莉佳刚才站的地方也有剑穿了出来。
  地板上可以看见反射些微星光的镜子碎片。
  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是从一开始地面上就洒满了这样的碎片。
  「莉莉丝,『第一世界』!」
  「没错……」
  「正是『第一世界』白崎莉莉丝。」
  细微的开门声响起,接着两名莉莉丝便像是理所当然般地现出身影。
  她们的手上握着『第一世界』——镜子剑,通常没有表情的脸上有着无法隐藏,不对,应该说完全不准备隐藏的浓烈杀气。
  「老实说我有点太轻敌了。没想到你们会这么认真地杀过来。」
  以苦涩声音说完后,绮莉佳便用蓝色眼睛看着躺在地板上的菲尔。
  虽然在昏暗的环境下没办法看得很清楚,不过至少可以知道她没有任何动作。
  「没想到你真的会杀了她。」
  「她才没死呢,你忘了吗?她是火焰啊……」
  「所以就算被剑刺中也不会死。只是暂时不会动而已。」
  「唔呣——被发现了吗?看来没办法偷袭了——」
  躺在地板上的菲尔稍微抬起头,然后以轻松的口气这么说道。
  「怎么说莉莉丝也不会杀人……」
  「因为哥哥讨厌我这么做。」
  「啊哈哈哈,真是简单易懂的理由。」
  「说起来呢,打算杀掉哥哥的泽村绮莉佳……」
  「根本就没有资格批评我。」
  「啊,你们果然是来妨碍绮莉佳的吗?」
  她说完「那就没办法了」后便夸张地耸了耸肩。
  「虚假的笑容——欺瞒的皮影戏『丑角的光荣』!」
  绮莉佳用手抓住拥有『变身』异能的破面具。
  「请订正你的说法……」
  「莉莉丝是来保护哥哥的。」
  两名莉莉丝扬起剑尖摆出战斗姿势。
  淡淡星光下,无月的夜晚当中,『丑角的光荣』与『第一世界』对峙着。
  这时有一阵撕裂肌肤般的冷风吹过。
  宛若水底一样平静的蓝色眼睛,和深邃无法透视的彩色瞳孔互相凝视着对方。
  就像在探测敌人内心般盯着对方看。
  
  「我很喜欢宗司唷。所以决定要完成宗司的愿望。就算那是个最糟糕而且会让人伤心的愿望,我也要帮他实现。」
  『丑角的光荣』泽村绮莉佳诉说着自己的心愿。
  「我要帮助那个人结束他永不消灭,只能够一直持续下去的生命。」
  
  「莉莉丝是妹妹。所以就算再怎么不合理、任性与傲慢,莉莉丝都决定要实现莉莉丝的希望。就算那个希望会蹂躏哥哥或是让哥哥痛苦也是一样。」
  『第一世界』白崎莉莉丝诉说着自己的心愿。
  「莉莉丝绝不允许笑着死去,莉莉丝只愿意接受快乐的结局。」
  
  「让那个人安息」——这是愿望……
  「让那个人幸福」——这个则是希望。

637

主题

177

存在感

36

活跃日
喵~离线 无限制招收苦力中

未验证团员

11楼
发表于 2013/01/13 | 编辑
日志十一 两人的夜
  
  叮咚——这一夜,一乃家里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来了……哎唷,这不是宗司吗?怎么这么晚了还跑到这里来?」
  一打开门就看到数小时前结束社团活动、才刚说再见的宗司出现在眼前,让一乃感到有些讶异。
  穿着制服的宗司一只手上还拿着书包,看来他到现在都还没回家。
  宗司对着面露讶异之色的一乃轻轻抬起手来并且说:
  「抱歉,今天可不可以让我住在这里?」
  「……………………咦?」
  ——太棒了——利用这突然的要求生米煮成熟饭应该没关系吧早知道这样就应该穿可爱一点的内衣怎么办呢感觉又困扰又开心我看还是逃走吧如果是开玩笑就揍他不过也有可能是陷阱在战场上掉以轻心的人总是会最先战死恶作剧袜子女仆服学校泳装结婚典礼是在教会还是神社要穿纯黑还是纯白的婚纱——跳跃式且庞大的思绪塞满了整个脑袋,让一乃眼前变成一片雪白。
  即使脑袋已经快爆炸,一乃还是同时处理着这凌乱的思绪。
  「…………咦?喂——一乃?你怎么了?」
  但是在宗司眼里看来,一乃就只是发出惊讶的声音然后就没有任何动静了。
  「喂,振作一点啊!怎么忽然僵住了,喂!」
  即使大声呼唤一乃也没有任何反应,开始有点担心的宗司只能在玄关摇晃呆住的一乃肩膀。
  经过剧烈晃动后依然毫无反应,于是为了搞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宗司只能观察起一乃的模样。
  平常垂在背后的黑色长发这时已经盘起来绑在后脑勺。可能是刚洗好澡吧,带着湿气的脖子上,还能闻到从发根传来的诱人洗发精香味。
  身上穿的已经不是制服而是睡衣——旧的(尺寸较大且用安全别针固定住前方)男性衬衫与热裤。
  首先可以确定外表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难道是……生病了!不对,还是因为魔女的诅咒而突然陷入长眠!主要情节终于发生,然后我也要开始出门旅行了吗!」
  一乃还是没有反应。
  「呣,没想到会完全无视我全力的耍笨……没办法,只能用那个危险的手段了。」
  宗司把脸背对一乃,然后以极其细微的声音呢喃着:
  「啊,有个巨乳女孩在那里跌倒了!」
  「危险,那是敌人啊!」
  忍不住这么大叫的一乃终于恢复过来了。
  「咦咦?我刚才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好像听见一句非常令人难以置信的话呢……」
  「没有想到巨乳这个单字竟然会这么有效……算了,能恢复正常就好。」
  「说、说的也是……不、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再说一次。今天晚上怎么样?」
  「我说今天晚上让我住下来。」
  这次一乃变成一脸严肃地凝视着宗司。
  他穿着相当熟悉的制服、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认真表情,的确就是平常的那个白崎宗司。
  不过就是这样才让人感到疑惑。
  「我说明一下理由吧。首先就是我忘记带家里的钥匙了,不过因为莉莉丝在家所以没关系,但我到家之后才发现莉莉丝不在。打手机给她也都转入语音信箱,而且等了一阵子还是没有回来。最后我手机没电、肚子也饿了,加上太阳下山之后外面又很冷,我钱包里面只剩下八十二圆甚至连罐果汁都买不起,在求救无门之下只能来这里找你帮忙了。」
  「我大致上理解了。是不幸与不小心全部凑在一起所造成的吧。」
  一乃以「真是受不了你」的表情这么回答宗司。
  「老实说,倒霉到这种程度反而会觉得想笑了。」
  「嗯嗯,确实让人颇为愉快。就让温柔又充满慈悲心的我,来为倒霉的你做些事吧——这纸箱送给你!」
  「太好了!有纸箱的话就不用在外面冷得发抖!我马上在你家门口设立纸箱屋。」
  「太棒了,宗司,这样你也算是一国之主了。」
  「一国之主吗……」
  这时宗司心中爽朗的开关启动了。
  「不行啊,如果我是国王的话,还是少了一样东西。」
  「哎唷,还少了什么呢?」
  「我如果是国王,那么……」
  宗司边说边把手放到一乃下巴上。
  「还是需要你这个皇后吧?」
  他接着便露出洁白牙齿微笑了一下,而一乃则马上羞红了脸颊。
  「真是的……别再说这种傻话了。」
  一乃虽然敲了一下宗司的额头,但却面露微笑表现出真拿你没办法的态度。
  这时宗司再度像在演戏一样以夸张的动作仰天长笑。
  「啊啊,怎么会有这么悲惨的事情呢。我的王国没有你在就只是一个空壳,根本就像遭到舍弃的废墟一般。无论是最棒的美酒还是用之不尽的财宝,都无法填补你不在身边的空虚,我的心只能够像沉落水中的树叶一样慢慢地腐朽……这就是我的心情。」
  「笨蛋~这样太恶心了啦。」
  「哇~这可是我超有自信的台词耶。」
  一乃有些难以接受又有些高兴般用手指戳了一下宗司的额头。
  而宗司则像个恶作剧失败的小鬼一样吐出舌头。
  两个人接着又面面相觑,然后一起耸了耸肩膀。
  「好啦,快进来吧。我已经吃过晚饭了,不过还是可以用冰箱里的东西帮你做点吃的。」
  「真不愧是一乃!简直就是圣女、天使、女神啊!」
  「够了,不用再奉承我了。」
  关上门、脱掉鞋子后,宗司便和一乃来到房间里。
  两个房问打通的空间前面有小小的厨房(旁边是厕所和浴室),深处才是放置床铺的主卧室。
  「你到里面去等一下……」
  一乃说完后便碰了一下宗司的脸颊。
  结果宗司的脸颊确实十分冰冷,看来他是真的在外面等莉莉丝等了好几个小时。
  「你先去洗澡吧。」
  「咦,不好吧,这样实在太厚脸皮了。」
  「哎唷……这么说是想要我用身体来温暖你啰。」
  一乃扬起红唇并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唇瓣,接着便将手往取代衬衫扣子的安全别针伸去。
  「等一下等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也没带换洗的衣服来啊!」
  「那我把衣服借给你吧。」
  「是要我穿女装吗!」
  「开玩笑的啦。」
  「骗人!你一定是认真的!」
  「是真的可以借衣服给你,因为你以前COSPLAY时的衣服还在我这里啊。」
  「啊啊——当时的确穿了军服和道服之类的。」
  「就是这样,另外内衣裤那些就交给我帮你洗吧。不用跟我客气,只是把它们丢进洗衣机然后按下开关而已。」
  「唔唔呣,看来我只能去洗澡了。」
  「没错。快点进去暖暖身子,不然就要感冒了。」
  说完一乃就拼命推着宗司的背部,而宗司便在半推半就之下进到了脱衣处。
  虽然还是有一点不自在,但最后也只能放弃挣扎直接脱掉衣服走入浴室。
  浴槽里的水依然温热,宗司在洗脸槽前冲洗完身体后随即泡了进去。
  「啊啊……」
  舒服的感觉让宗司忍不住发出叹息,原本冰冷的身体也开始发热并且变红。
  泡进浴槽之后便觉得,能听一乃的建议来洗澡真是太好了。
  「看来等一下得好好谢谢一乃。」
  「哎唷,你在叫我吗?」
  「呜咿咿咿!」
  虽然吓了一大跳,不过一乃似乎是在浴室外面的脱衣处。宗司随即听见些微洗衣机开始运转的声音。
  「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又跟平常一样冲进来了呢。」
  「我应该把你的发言当成拐弯抹角在邀请我进去吗?」
  「我绝对没有那种意思!」
  「也不用这样坚决地否认吧。算了,那你慢慢泡啰。」
  一乃轻笑并调侃了一下宗司,然后便离开脱衣处。
  宗司用力叹了口气,原本紧绷的身体也在不知不觉之中放松了。
  「嗯……等等,浴槽里还有温水,这也就是说……」
  一乃已经在不久之前先泡过澡了。
  「糟糕,一想到那种画面就忘不了了。拜托,我也差不多该习惯了吧,因为这种事动摇的话,未来要怎么跟她相处下去呢?」
  宗司像是要说给自己听般呢喃着,然后闭起眼睛。他就这样一边听着从外面传进来的洗衣机低沉运转声,一边像在修行般冷静地泡在温水里。
  最后宗司终于洗好澡,在换上准备好的道服(白色护身衣与深蓝和服裤裙,是以前COSPLAY时曾穿过的服装)后便走出脱衣处。
  这时他立刻看见在连接房间的厨房里,一边哼歌一边做菜的一乃背影。
  由盘在头上的黑发之间露出来的雪白脖子是那么地耀眼,而被衬衫盖住的腰部则是随着哼出的歌曲左右摆动着。
  看见这一幕的宗司忍不住屏住呼吸。只有在最自然、本人根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才能够酝酿出这种妩媚的气息并散发出强烈的吸引力——让看见的人产生一股情欲。
  这时宗司就像看见火把的飞蛾一样摇摇晃晃地靠了过去。
  「哎唷,你洗好了吗?晚饭马上就好了。」
  注意到宗司靠近的一乃马上转往他的方向。
  一乃的脸庞看起来比平常还要高兴一些。这时她手上拿着勺子,身上则穿着围裙。
  宗司忽然回过神来,很不好意思般移开视线。
  「嗯嗯,谢谢你。」
  「呵呵,那件道服果然很适合你。」
  不知道宗司内心感觉的一乃把勺子放在嘴角,然后以调侃的语气这么说道。
  「真、真的吗,那……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笨蛋~我不是说快做好了吗?到里面去乖乖地等着吧。」
  「遵命……」
  宗司按着狂跳的心脏来到厨房后方的起居室。
  墙壁的一边摆放着床铺,而对面则是三段式书架、嵌入式衣橱、通往阳台的窗户以及发出低沉转动声的空调。宗司直接在白色桌子前的地板上坐了下来。
  结果道服与和服裤裙这种时光倒流般的服饰竟然还颇适合宗司,只见他单手撑着脸颊,眺望起一乃正在做菜的背影。
  美味汤头的香味、由鼻子里传出来的歌声、晃动的腰部与雪白的脖子。
  「咦咦,怎么会这样?那家伙有这么可爱吗?不对,原本就很可爱没错啦,不过……」
  明明一乃也没有特别展现出诱人的动作,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静不下心。
  不久之后,穿着围裙的一乃把料理放在托盘里拿了过来。
  「只是简单的料理,你将就一下吧。」
  随着细微声响被放到桌面的托盘上并排着亲子盖饭、蔬菜汤以及装有热茶的马克杯。其中只有茶是两人份,原来一乃也准备了自己的杯子。
  「太厉害了吧……这还叫简单吗!」
  除了带着蛋黄鲜艳颜色的亲子盖饭、内有小片萝卜与葱的蔬菜汤之外,用马克杯装茶虽然有点脱线,但这应该是没有茶杯的缘故吧。
  「那我开动了。」
  宗司双手合十之后便拿起筷子,接着马上因为饥肠辘辘而大口吃起亲子盖饭。
  入口的柔软鸡肉包裹在松软的鸡蛋当中。而且原本鸡肉吃起来难免会有些干,但特别多加了些汤头后就让人没有这样的感觉。这亲子盖饭简直已经可以拿来当成商品贩卖了。
  料理本身的美味再加上空腹感,让宗司拼命吃着眼前的亲子盖饭。
  期间虽然也稍微休息喝了一下蔬菜汤与热茶,但他还是很快就把盖饭一扫而空。
  「谢谢你的招待……啊啊,太好吃了。」
  「呵呵,不客气。」
  一乃的红色眼睛不知为何露出温柔且高兴的神情,结果这也让宗司再度感到心跳加速。最后他为了掩饰内心的变化而整理着身上的道服。
  「宗司,你没有其他的话要说吗?」
  「其他……啊啊…………一定要说吗?」
  「当然,我就是为了等这句话才帮你做晚餐啊。」
  红色眼睛笔直地盯着宗司看,而且似乎完全没有移开的打算。
  宗司先干咳了一声,然后才回望着红色眼睛并且这么说道:
  「真的很好吃。你将来一定会是个好太太。」
  「谢谢,我好高兴哦。」
  「我倒是觉得很害羞……算了,你高兴就好,那至少让我来洗碗盘吧。」
  「真的吗?那就拜托你了。」
  宗司像逃走般拿着托盘到厨房去,接着用水洗完碗盘,让心情冷静下来之后才又回到起居室来。
  一乃这时正坐在桌前喝着热茶,而宗司也在她面前坐下并拿起马克杯——
  「想到要和你一起睡,就连我也不禁感到心跳加速。」
  这突然的发言让宗司差点把嘴里的茶喷出来。
  「没、没没、没有啦,住下来的要求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想莉莉丝应该已经回家了。」
  「你确定?」
  「……我在信箱里留了字条说要到一乃这里来。」
  「莉莉丝要是看到了,一定会马上赶过来才对。」
  「……我睡地板就可以了,可以让我住一晚吗?」
  「冬天还睡地板?你是想感冒吗?」
  「那我睡外面的纸板屋好了。」
  「你说真的?」
  「对不起,我错了。」
  了解没有其他选择的宗司只能紧紧闭起嘴巴。而一乃则是静静地啜着茶。
  房间里就这样随着沉默出现了奇妙的气氛。
  一乃喝完茶后把马克杯放在白色桌子上并站起身子。
  「差不多该睡了吧。」
  说完便解开盘在头上的头发。
  黑色长发随即顺着她的背部落下。
  「说的也是。」
  就像是被火焰吸引的飞虫一般,宗司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他掬起一缕黑发然后闻了闻味道。
  女孩的黑发带着淡淡的甘甜花香。
  「※『时间停止吧,你是如此美丽』……」(译注:歌德所著的歌剧『浮士德』里的一句台词。)
  「呵呵,这根本不适合你嘛。」
  结果一乃随即闪过身子,在床上正坐并看着宗司。
  「宗司……」
  这时她想起在夕阳照射的摩天轮里所听见的话——
  然后对这名表示宁愿为爱而死,却不愿说出为爱而活之对白的男人心生怜悯。
  接着又露出非常缥缈,就像马上要凋零的樱花那样的微笑——
  「小女子不才,还请多多指教。」
  只见一乃悄悄地用三根指头抵着床并低下头来。
  「啊啊——」
  宗司很自然地触碰一乃的肩膀,直接——
  把她推倒在床上。
  「嗯……」
  被推倒的一乃发出细微的声响。
  她的黑色长发在白色床单上扩散开来,床铺则是因为承受两个人的重量而嘎吱作响。
  从安全别针固定住的衬衫缝隙里能见到她的雪白肌肤。
  这时如果她想要拒绝的话,应该很容易就能办到。
  「……」
  但一乃就只是静静地用红色眼睛往上凝视着宗司。
  宗司的眼里浮现出犹豫。
  那是即使知道该怎么做,也无法确定这么做是否正确的表情。
  「没关系,随你高兴吧。」
  女孩就像愿意承受所有事情般静静闭上了眼睛。

图片需登录后查看


  床铺再度传来嘎吱声。
  「企——!」
  接着便是毫无相关的拉炮声不断在房间里响起。
  「……怎么了?」
  吓了一跳的一乃张开眼睛,而宗司则是转头看着背后。
  他马上就看见企鹅、小鸡、待在脸盆里的曼波鱼、小狗、迷你象以及兔子。
  除了菲尔之外的『炼狱』动物都到齐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准备的,只见房间里已经挂着『一乃,恭喜你』的布幕,而且上面还有用卫生纸所做成的纸花来装饰。
  「企企——!」
  在企鹅的指示之下,迷你象(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拿出来的)更开始用小提琴演奏非常有情调的音乐,小鸡也跟着在线香上点了火。
  小狗与兔子由衣橱里拿出女仆服,曼波鱼则是……什么事都没做只是躺在脸盆里发呆。
  最后一只也就算了,不过其他动物应该是全力想要营造现场的气氛吧。
  「喂,你们把气氛都破坏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尖叫声吓了一跳的动物们瞬间停下动作。
  此外一乃也完全僵住了。看来她应该还没从所有努力都被人破坏殆尽的打击里恢复过来吧。
  「企——?」
  「别用可爱的动作装出狐疑的表情了,你们几个一定是故意这么做的吧!虽然我也有点觉得得救了!」
  「企!」
  「什么,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企企企企、企、企企……」
  「唔呣,由于『炼狱』是和一乃连结在一起,所以她应该粗略了解目前的状况?了解什么状况啊?」
  宗司似乎无法理解企鹅的话而歪着头,而企鹅则像是有些着急般拼命挥动双手(翅膀)。
  「企——企企企!」
  「听你这么说才发现菲尔真的不在。」
  「企!」
  「啊啊,菲尔和绮莉佳与莉莉丝在一起……咦?」
  宗司的脸立刻因为不祥预感而变得苍白。
  一乃也因为听见这些名字而皱起眉头。
  「曼波……」
  「你说菲尔把现状泄露给绮莉佳与莉莉丝知道了……」
  「这样啊——那事情可就有趣啰。」
  一乃缓缓地从床上站了起来。
  这时她红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火焰般的光芒,接着又撩起黑色长发。
  同一时间,通往阳台的窗户整个碎裂,而玄关的门也被切开。
  「宗司——!」
  「哥哥!」
  「唔呣——」
  长着白色翅膀的绮莉佳由阳台,手中握着镜之剑的两名莉莉丝从门口,而菲尔则不知道为什么从床铺下方现出了身影。
  一乃也随即把手伸向空中呼唤自己异能的名称。
  「焚烧罪孽——红色救赎『炼狱』!」
  一乃由空中抽出燃烧火焰的*,跟着也摆出战斗姿势。
  「企——!(中译·全员退避!)」
  动物们嗅到战争的气息后马上落荒而逃。
  一乃、绮莉佳、莉莉丝都盯着自己的情敌然后静静往前走。
  小房间中央,手拿武器的女孩子们在额头几乎可以互碰的极近距离下狠狠瞪着对方。
  游戏同好会史上最大的女性战争——
  「啊,可以打扰一下吗?」
  就这样给毁掉了。
  「干什么啦——……」
  「抱歉,可不可以请你稍等一下。」
  「是的,我们必须先分出胜负。」
  「晤呣——什么事、什么事?」
  原本互相瞪着对方的三个人,以及用「事情愈来愈有趣了」的眼神看着这一切的菲尔,这时都把视线集中在宗司身上。
  坐在床上的宗司虽然因为这几道锐利的目光而想逃走,但还是压抑下恐惧的心情干咳了一声并开口说:
  「虽然这样的发展已经让人有点怀念,但我还是有些疑问——」
  「别再拐弯抹角了。还是说这是你故意让我们焦急的手段?」
  听到这里,宗司便直接对她们问道:
  「你们不恨我吗?」
  结果女孩们全都出现微妙的表情。
  「……你是笨蛋吗?」
  「……宗司是笨蛋吗?」
  「……哥哥,你是笨蛋吗?」
  「唔呣——你是笨蛋?」
  女孩们不知道是感到难以置信还是觉得惊讶,总之脸上表情就像看到一名无可救药的笨蛋一样。
  「等、等一下。你们不会忘记了吧?我的角色算是最终魔王唷,不但是你们的敌人还是罪恶的渊薮,而且还一直隐瞒这个事实!」
  不知为何露出焦躁表情的宗司拼命地解说着。
  「然后呢?」但是女孩们的反应却相当冷淡。
  「把、把我打倒然后获得没有异能且和平安稳的生活吧!」
  「被告他这么说了耶。」
  先不管现场什么时候变成了审判,只见一乃依序看着绮莉佳、莉莉丝与菲尔的脸然后这么说道。
  「……嗯——没什么说服力。」
  「莉莉丝只要有哥哥在就够了,不需要什么和平安稳的生活。」
  「唔呣——『炼狱』消失的话,菲尔也会跟着不见——」
  「这边则是这么表示。」
  一乃重新转向宗司并这么宣告,结果宗司也只能露出抽搐的笑容然后干笑了几声。
  「哈、哈哈……那一乃你呢?」
  「我吗……」
  或许是觉得宗司很可怜吧,只见一乃像是准备认真回答他的问题般闭上了红色眼睛。
  她的眼前闪过相遇当晚的公园、表示要帮助自己的那个人。
  曾经憎恨的异能、命运与世界。
  曾经惧怕的异能、命运与世界。
  独自一人在黑暗的房间里流泪。
  以及为了制造理由而互相签定了订定契约的契约。
  然后度过了一段日常生活。
  一乃睁开眼睛——
  看了绮莉佳、莉莉丝、菲尔与宗司。
  「现在的生活还满有趣的,所以我很满足了。」
  一乃的嘴角随即浮现让人为之着迷的温柔微笑。
  依然坐在床上的宗司,像是想逃离这样的微笑般用手掌盖住自己的脸并发出呻吟。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到底是在什么地方犯错了呢。」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亡者的诅咒一般。
  「憎恶为什么消失了?不可能会消失啊,根本没有消失的理由,它应该会一直持续下去,就像比血液、星辰、时间更加永恒的死亡一样。」
  女孩们低头看着如此呢喃的男孩。
  少女们红色、蓝色、彩色以及玻璃球踉珠里都浮现理解与怜悯的情绪。
  眼前的男人——从他遇见女孩们的那个瞬间开始,就一直……
  「你无处可去对吧。」
  ——处于『停止』状态。
  很讽刺的是,改变了女孩们的男孩自己却没有任何变化。
  女孩们面面相觑并轻轻点了点头。
  接着一乃便像要代表所有人般拍了拍宗司的肩膀。
  「宗司,就让我们告诉你,你到底错在哪里吧。」
  「……」宗司默默抬起头来。
  那是没有任何表情,宛如尸体般空虚的脸庞。但这种模样反而更让女孩们的心整个纠结在一起。
  「嗯嗯,怎么说呢……应该说凡事总有缓急轻重。」
  「是的,因为比哥哥更加可恨的对象就在身边。」
  「也就是所谓的情敌——」
  「原来如此——」
  宗司的眼睛里出现火焰。
  「也就是说,只要把这个不知道是四角还是五角恋的状况解决之后,我就能成为真正的最后魔王了吗……唔呣,的确有道理!」
  「没错唷,宗司,你真是冰雪聪明!」
  「嗯嗯,那宗司——我们一起来想想该怎么解决这种情况吧。」
  「是的,这是个难题。看起来似乎没有办法圆满解决。」
  「失败的话,只能面对悲惨的结局——」
  女孩子们对取回活力的宗司送上最为热烈的喝采与掌声。
  「呵……交给我吧,我已经找出通往胜利的道路了。」
  在女孩们的喝采之下,宗司元气十足地站起身来,而且凝视着女孩们的脸上也充满自信。
  
  「把你们全都变成我的东西就可以了!」
  他的话里听不出有丝毫的犹豫。
  在场的所有人都了解他应该是认真的。
  「宗司,这是后宫——?」
  「YES!如果没办法在众人之中做出选择,那就干脆一网打尽!我真是太厉害了,这正是所谓的逆向思考!」
  听见他有史以来最愚蠢的宣言之后……
  「呵呵,我们还是先揍宗司吧!」
  「啊哈哈哈,赞成!」
  「好的,莉莉丝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唔呣——揍死他——」
  
  感觉上……有别于游戏同好会史上最惨烈女性战争的某种活动就要开始了——
  「好吧,我会承受你们所有的攻击。尽量放马过来吧!」

637

主题

177

存在感

36

活跃日
喵~离线 无限制招收苦力中

未验证团员

12楼
发表于 2013/01/13 | 编辑
被囚禁在玻璃瓶里的太阳之呢喃(后记)
  
  「哼哼哼……没错,吾辈正是(前略)(中略)(后略)唷,喂,这连续省略是怎么回事!吾辈长达一页的名号以及整整三页的暗黑神祈祷文整个都被删除掉了啊!」
  「我运用责任编辑的权限把它们删掉了。应该说请不要把四页后记全都拿来浪费在自己的兴趣上。」
  「呵,要我别扯到兴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吾辈一直是依照『自由地工作,谨慎地花钱』这个暗黑神的教义来过生活啊!」
  「……太不像暗黑神的教义了吧。一般来说,暗黑神的教义大概都是『忠于自己的欲望即可』这样的吧。」
  「哼哼,这就是吾辈信奉的暗黑神深奥之处。暗黑神不是我们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算了,先别管这个——」
  「暗黑神真的很棒唷。因为是暗黑所以很黑,真的很黑,可以说黑透了。我看吾辈的责任编辑干脆也成为暗黑神的信徒吧。现在入教的话还可以拿到暗黑神牌的超黑肥皂。真的很划得来唷。」
  「先别管这个!广播剧CD附录剧本的投票结果出来了啊!」
  「哦哦,那么赶快拿给吾辈看看吧……唔呣,第一名果然是一乃小姐吗?」
  「这跟期中发表的时候一样,不过第二名变成莉莉丝了。」
  「绮莉佳以些微的差距变成第三名了吗?不过这确实是一场谁获胜都不奇怪的激烈比赛。(为绮莉佳获胜时想好的剧本怎么办呢?)」
  「投票数也相当多,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努力报答这些读者啊。」
  「唔呣。不愧是吾辈的信徒。连吾辈都没想到他们会如此热心地祈祷……倒是责任编辑啊,为什么连吾辈都有不少票数呢?」
  「我一时兴起把你的名字加到投票选单里面去了。」
  「哼哼哼,虽然吾辈不太应该这么说,但吾辈之责任编辑在工作上似乎也相当随兴嘛。应该有成为暗黑神信徒的优良资质唷。」
  「我拒绝。还有声优已经决定了。这就是声优名单。」
  「唔唔呣,没想到我创造的角色会有声音……哦,连吾辈这个专心于信仰与求道而不问世事的人都曾听过这些名字啊。」
  「确实找来了相当豪华的声优阵容,很棒对吧!」
  「哼哼哼,冷静一下啊,责任编辑。吾辈知道这一定是个陷阱。当吾辈和责任编辑正兴奋不已时,一定会有超级编辑拿着『整人成功』的牌子从后面跑出来吧。」
  「这个点子在第六集的后记里已经用过啦。」
  「你先听我说嘛,责任编辑……写剧本的人是我唷?以我的标准来看,那真的是跟平常没有两样的剧本唷?」
  「别担心,危险的地方我会把它删掉的。」
  「哦哦,不愧是外接道德判断装置的责任编辑。这样我就安心了。」
  「听说广播剧CD的制作人在寻找声优方面也帮了不少忙。」
  「原来是这样啊。这么一来吾辈一定得好好感谢制作人了。」
  「是的,所以请尽快完成附录剧本的原稿。」
  「…………不能看在暗黑神庇佑的面子上给我多一点时间吗?」
  「不行。」
  「…………暗黑神的庇佑真的很强啊,不但个子会长高还能交到女朋友呢。」
  「不行。」
  「…………我会努力写剧本的。」
  「那么开始进行惯例的问卷调查单元吧。」
  「我知道了啦咕哈哈哈哈哈!不过很抱歉啊,责任编辑。老实告诉你,这次并没有问卷调查单元啊。所以当然也不会赠送叶村点数(收集也没有用)!」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遗言吗?」
  「等等,话要听到最后啊,责任编辑。马上宣判死刑也太冷酷了一点吧!」
  「开玩笑的。的确上一集的问卷调查是与广播剧CD相关的,『想让OO说出什么样的台词』对吧。」
  「哼哼哼,我的信徒们也真是让人困扰。里面有许多充满热情与精采欲望的祈祷啊。」
  「你也实际运用在广播剧CD上了吧。」
  「哼哼,这正是暗黑神的神谕。原本被采用的人应该要获得叶村点数,但现在透露台词的话不是很扫兴吗?」
  「是要让譠者自己去听听看吗?」
  「唔呣。因为这个理由所以这次的后记就不透露这方面的情报了。实际听到被采用的读者可以在心里暗自欢呼『啊,这是我寄过去的台词』唷。」
  「顺带一提,一个角色大概采用了三句左右的台词。」
  「对了,责任编辑啊,如果信仰暗黑神的话也能获得这张暗黑职棒门票——」
  「别再提这件事了!」
  
  2012年冬『智能型手机似乎也能填问卷啰』还在用日规手机的叶村哲

图片需登录后查看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Copyright © 2006-2024 SosG.Net
Total 0.032840(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