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8610|回复: 14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自录][SOSG小说组][竜ノ湖太郎] 问题儿童都来自异世界? 3 是吗……巨龙召唤 [台版]

主题内容概览

带格式的完整版请点击阅读全文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问题儿童都来自异世界? 3 是吗……巨龙召唤
--------------------------------------------
此文由自录  
录入:千木咲音
校对:千木咲音
二校:椎名真白
扫图:椎名真白
修图:白夜弦影
排版:椎名真白
作者:竜ノ湖太郎
插画:天之有
译者:罗蔚扬
首发于:SOSG论坛 http://www.sosg.net/
SOSG小说组官方微博:http://weibo.com/sosgnovelloser/
转载时请保留录入信息
仅供试看学习交流,禁作商业用途,下载后 ..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637

主题

177

存在感

36

活跃日
喵~离线 无限制招收苦力中

未验证团员

10楼
发表于 2013/02/02 | 编辑

猜你喜欢: 问题儿童都来自异世界, 逆回十六夜, 问题儿童都来自异世界 小说


终章
  
  ——「Underwood地下都市」,新宿舍。
  隔天早上。出来迎接耀以及其他「No Name」成员的人,就是那个戴着面具的女性。
  已经将敌方反溅到自己身上的鲜血全部清理干净的她今天依然身穿散发出沉稳气质的纯白铠甲,以洗练的举止等待着众人。杰克张开双臂,呀呵呵地笑着为其他人介绍。
  「她就是获得『万圣节女王』宠爱的骑士——『无脸者』!请各位亲切地直接称吁她『斐思』吧!」
  「……是吗?她就是……」
  退在后方的飞鸟以复杂表情望着斐思·雷斯。毕竟飞鸟现在已经得知斐思·雷斯的实力,要她毫无戒心地与对方亲近,当然会心生迟疑。
  至于和斐思‧雷斯第一次见面的黑兔也才看了一眼,立刻切身感受到她与众不同的气质。
  「原来如此……既然她是『万圣节女王』的宠臣,那应该是要借用管理世界境界的星灵之力,并召唤出耳机对吧?」
  「呀呵呵!正是如此!她是由我等『Will o' wisp』以宾客身分招聘来的新面孔!如果是她,应该能召唤出替代品!」
  听到杰克这番话,让耀的表情明显开朗起来。
  不过,她又稍微不安地皱起眉头。
  「可是……要从异世界召唤……费用该不会非常昂贵吧……?」
  「呀呵呵!先不论昂不昂贵,正常来说原本应该是会彻底拒绝的喔,不过既然我等预定和你们『No Name』维持长久往来……所以这次呢,就以友情价来成交了。」
  「嗯。我已经订下契约,今后日用品类全都会使用『Will o' wisp』制作的产品。」
  「是……是吗……谢谢你,仁。」
  耀对仁展现出松了口气的笑容。
  仁慌慌张张地挥着双手。
  「这……这没有什么啦!各位对我有简直数也数不清的恩情!这点小事根本不算什么……而且,其实还有其他必须克服的问题。」
  「……问题?」
  「是的。严格来说,这次并不是要使用『万圣节女王』的力量来进行召唤,而是藉由操纵星星运行来改变因果——简单来说,是要以『耀小姐从一开始就带着耳机来到箱庭』的形式进行再次召唤。所以如果耀小姐家里没有耳机的话,这方法就无法成立……」
  仁带着担心表情继续说明。
  相对照之下,耀的眼中却越来越染上了喜色。
  「……没问题,我家有一个和十六夜的耳机相同厂牌的耳机。」
  「真……真的吗!」
  「嗯。而且爸爸说过那是古董经典制品。如果是那个耳机,十六夜也一定会愿意原谅我。」
  「哎呀?可是那个耳机是春日部同学你父亲的东西吧?擅自拿走没关系吗?」
  「没关系,因为爸爸跟妈妈到现在还是下落不明。」
  耀干脆地讲出了自己的遭遇。
  然而失去双亲的飞鸟却露出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低下头去。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是那样……」
  「不,我自己也没说过这些……而且……」
  耀拿出父亲送给她的项链,用力握紧。
  「我们……三个人都不愿意多提自己的事情,所以当然不可能知道。」
  「……嗯,你说得没错。」
  「所以我想趁着这次把耳机还给十六夜的机会,和他多聊一聊。毕竟是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我必须自己主动,努力维持这份关系才行。」
  耀换上崭新心情,迎向前方。
  「舍弃家族、友人、财产,以及世界的一切,前来箱庭」。
  既然自己回应了这封不负责又霸道,然而却比一切都美好的邀请函。
  那么,就来试着慢慢开始关心周遭吧。带着在舍弃过去后相对变得轻盈的内心,这次要由自己主动去亲近他人——
  
      *
  
  ——当十六夜醒来时,太阳早已西沉。
  大概是在阅读遗书的途中不小心睡着了吧?居然会趴在桌子上流着口水熟睡,这可是十六夜生涯中第一次暴露出的丑态。
  「……18:15了吗?啊,可恶,怎么觉得肚子饿得要命。」
  「喔!那要不要去吃晚餐呀,十六哥?」
  铃华整个人从后方趴到十六夜的背上。她什么时候偷偷绕到了自己后面?完全没有察觉到动静的十六夜心中有些讶异。不过,他当然没有表现出来。
  「下去,铃华。我要说几次你才听得懂?如果想抱住我,要等到你至少有D罩杯以后再来。」
  「什……什么嘛!本铃华小姐预定将来会成为一个前突内缩又后翘的辣妹!趁现在抢先预定会比较划算喔!」
  「是啦是啦预定就等于未定,反正你给我下去。」
  十六夜抓住铃华的后领,把她扯了下去。
  铃华气冲冲地鼓起双颊,接着冲出小房间。
  「哼~!我才不管十六哥你了!最好在这里饿死啦!你这个大混帐!」
  「不,那可伤脑筋了。晚餐我要吃所以帮我准备一下。」
  十六夜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铃华突然收起不高兴的表情,以率直的态度凝视着十六夜。
  「————……嗯,我知道了。我会等你过来喔,十六哥。」
  铃华不自然地顿了一下之后,才离开房间。
  接下来换成那个有着一头乱发的眼镜少年焰走进房间。
  「十六哥,你醒了吗?」
  「是啊……等等,怎么又是那个耳机。」
  「嗯。我已经调整并改良过猫耳部分了,这样应该不会太紧。」
  「是喔~?算了,那东西我也晚一点再去拿。现在我要先看完剩下来的遗书,你先去和铃华一起准备晚餐吧。」
  「————……我知道了。你一定要来拿喔,十六哥。」
  焰果然也先不自然地顿了一下才动身离开。
  目送他远去之后,十六夜继续翻看桌上的遗书。

  「居然滴着口水睡觉,你好脏啊,十六夜小弟。」

  罗唆啦臭欧巴桑!
  「别闹别扭了。别看我这样,其实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松了口气喔。毕竟你无法破解游戏的可能性也不是0。因此现在像这样遗书有送到你手上的情况,让我感到非常高兴……恭喜你,十六夜小弟,成功到达这里后,你终于获得了权利。」
  「…………」
  「看你一脸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表情。嗯,现在不懂也没关系,因为到此为止都算是某种命中注定。不过要用人手来打开大门,总是需要几次可能性的整合与分裂。这个整合点原本是在极微小的范围内偶然发生的情况……噢,算了,理论方面的说明就交给克洛亚吧。这里该讨论的问题,是关于那封要交给你的邀请函。」
  「邀请函?」
  不明白这是在说什么的十六夜狐疑地歪了歪头。
  接着,立刻有一封信从遗书下方滑了出来。
  「那就是邀请函,也是即将改变你的命运,能让你今天体验的经历成为日常生活的信件……不过,即使你没有打开那封信,依然有可能在这个世界里得到幸福。你拥有忘记这封邀请函,继续过活的权利。这世界中,存在着让你和焰还有铃华一起生活的温柔未来。我希望能让你再度确认这些,所以才安排了这场游戏。」
  十六夜在这个世界里得到的栖身之处、家人、回忆。
  金丝雀就是为了要让十六夜仔细回顾并比较,才会派出「十字架男爵」来考验他。
  「……你也派出太夸张的家伙了,托福,我还真的流了一点冷汗。」
  「怎么这么没出息。十岁时的你大概会兴高采烈地把对方打个半死吧…………算了,就是我这样教育你,让你变得不会再做出那种行为。和傲慢的发言相反,实际上你已经太偏向于常识。甚至到了明明拥有如此超越常理的能力,却依然能够和世界找出妥协点的地步……所以我认为应该要让你拥有选择权。我想无论选择哪一边,必定都会留下遗憾。所以最后的选择,应该由你自己亲手决定。」
  「………………」
  十六夜默默地翻向下一页。
  「如同前述,你在这个世界里也有可能得到幸福,我可以保证。
  但是只要打开那张邀请函,这份保证就会完全消失。
  想必会有许多苦难等待着你。
  也会碰上许多遭受屈辱的情况。
  然而,或许你将会拯救数量远超过你掌握的人们。
  ……所以我希望你好好思考。
  如果你能下定决心舍弃家族、友人、未来,以及世界的一切——那么你就打开那封信吧。」

  遗书到这里结束,没有留下任何道别的只字片语。
  对于金丝雀来说,当初天人永隔时就已经和十六夜互相道别了吧。
  十六夜拿起那封邀请函,再度确认遗书的内容。
  「……意思就是说,打开这封信以后我就再也回不来了吧?」
  当然没有回应,然而十六夜却十分肯定。
  ——很久以前参观战场那次,她曾经对自己说过,如果想去战场,那就要基于自己的意志,靠着自己的双脚前往。那肯定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而事先告知自己的发言。
  虽然在这份长达六百页以上的庞大遗书中并没有提到,然而十六夜依然察觉出金丝雀那感慨万千的心思。
  「……哈!其实也不是需要考虑这么多的事情嘛!」
  为了避免沉浸于感伤之中,十六夜放弃一切思考。
  ——没错,今天碰上了有趣的经历。
  而且金丝雀还保证明天、后天……这种情况都会继续下去。既然如此,自己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十六夜从桌前起身,把手伸向邀请函的封口。
  行动之前,他转头看了看房门。
  「——再见啦,铃华、焰。」
  接着他缓缓打开封蜡,阅读里面的内容。
  
      *
  
  一行人沿着「Underwood」的螺旋楼梯住上走,接着爬上呈现网状花纹的树根,到达位于河畔的地面。那里有一个由斐思‧雷斯事先准备,描绘着「黄道十二宫」的圆阵。
  「居……居然要使用黄道之门……没想到如此正式,但是你真的能确实掌控吗?」
  「…………」
  斐思‧雷斯只以嘴角的一丝浅笑回应。虽然她比耀还沉默寡言,但看来相当有自信。
  她让耀在十二宫圆阵的中心坐下,拿出一把刻有「万圣节女王」旗帜的剑。接着太阳的光线就让描绘在地上的十二宫记号开始发光。
  旁观仪式的飞鸟为了纾解紧张,开口对黑兔发问:
  「那个,黑兔。为什么万圣节和太阳还有『黄道十二宫』有关系呢?」
  「呃……万圣节原本就是指将一年内的太阳周期区二分化而进行的祭典仪式。而正好在周期切换的时候,异世界的境界也会跟着崩毁。」
  黑兔解释完后,仁也从旁救援,接口补充说明:
  「凯尔特民族似乎精通高水准的天文学,甚至还拥有独自的太阴历。只是他们拥有何种宇宙论这点尚未解明……而万圣节就是少数还残存着他们文化影响的祭典。」
  「原……原来如此,那『黄道十二宫』呢?」
  飞鸟战战兢兢地发问。
  仁先刻意地咳了一声之后,才开始回答:
  「所谓黄道是『太阳通过的轨迹』,十二宫则是位于太阳轨道路线上的星座。在箱庭里,甚至会根据拥有几个十二宫星座的支配权,来决定对太阳的主权。可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现在进行的仪式,是要利用『万圣节女王』的力量来打破世界的境界;并借由『黄道十二宫』的力量来使其安定的复合术式……不过即使借用了『万圣节女王』的力量,人家还是没想到人类居然能够进行召唤……」
  和表现出佩服态度的黑兔相反,飞鸟又吸了口气。
  「那个人……是人类吗?」
  「YES。虽然她身上装备着各式各样的的武器,但的确是人类。而且还拥有强大的才能,甚至和各位不相上下。看来认定『Will o' wisp』是北区下层最强的共同体的说法,未必是个错误呢。』
  是吗?飞鸟回应着。
  另一方面,依然坐在圆阵中心的耀正在拼命提升自己对耳机的意念。
  (爸爸的耳机……爸爸的耳机……)
  如果说是要「改变因果」,听起来似乎规模浩大。然而简单来说,只是要稍微改变耀被召唤到箱庭来之前的行动,使其和事实略有出入。耀只需要像这样耗费半天时间来持续想着耳机,其他事情似乎都会由斐思‧雷斯来想办法解决。
  (因为还有巨人族造成的问题,今天晚上十六夜就会来到收获祭的会场。所以我无论如何都必须成功……!)
  耀像是中邪般地不断叨念着耳机,并等待仪式结束。
  一段时间过去,当显示「黄道十二宫」的圆阵呈现出饱和状态后,耀的意识就回溯到两个月前——来自箱庭的邀请函刚送到她手上的那个时候。

  ——那是秋季大雨已经结束的季节。凑巧拿出父亲的耳机并戴上之后,我收下了冲进房里的三毛猫捡回来的邀请函,把手伸向信封的开口处。
  虽然脸上面无表情,但我依然有些兴奋。因为居然会从半空中掉下来一封寄给我的信件……这种充满奇幻风格的概念,在现今这个时代里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然而当春日部耀正准备拆开这封邀请函的那瞬间,疑问突然涌上她的心头。
  (……如果这时我并没有打开这封信,会怎么样呢……?)
  要是就这样直接把信撕毁,是否就会演变成「春日部耀并没有前往箱庭」这种情况呢?
  如果真是那样,几个痛苦的回忆也都会一笔勾销。
  不会被虎人的爪子撕裂。
  也不会罹患黑死病,承受濒临死亡的痛苦。
  更不会因为第一次建立起的友谊关系,而感受到彷佛心脏被揪住般的痛苦——
  (……要是留在在自己的时代里,必定无法体验到这一切吧。)
  一这么想,就让耀产生有些自豪的心情。
  来到箱庭世界之后,在短短两个月里曾经碰上好几次辛酸的经历,也曾有过快乐的回忆。
  人生的天秤好几次左右倾斜摇晃,在胸中留下了确切的实际感受。
  ——过去决定前往箱庭的那个我,做出了正确的判断。春日部耀带着自信如此想着,并拆开了手中的邀请函。
  
      *
  
  「在此告知身负异才,充满烦恼的少年少女们:
  若欲测试自身之恩赐才能,
  望君舍弃家族、友人、财产,以及世界的一切,
  前来我等之『箱庭』。」
  *
  十六夜的视野一口气拓展开来。脚下的地面瓦解,他被抛向遥远的高空。
  他一边承受着往下坠落的压力,同时因为眼前的壮大风景丽目瞪口呆。
  (这……………………!)
  可以看到让人联想到世界尽头的悬崖。
  也可以看到甚至会让人误判比例尺的巨大都市。
  远远凌驾十六夜想像的一切,都呈现在他的眼前。
  (这里到底是哪里…………!)
  十六夜一边以全身承受着掉落带来的风压并产生疑问。
  这无限往外延伸的未知世界充满了强劲的生命力,甚至让「十字架男爵」创造出的模型世界因此完全相形失色。
  往下坠落的十六夜看到从未见过的怪鸟飞过自己身边逐渐远去的样子,忍不住放声大叫。
  「这…………这里到底是哪里!」
  占满内心的疑惑终于化为实际语言发泄而出。
  接着喜悦感从十六夜的内心深处逐渐涌上。
  原本以为绝对无法被满足的灵魂,现在却有着某种热意逐渐注入。
  而且还确实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那应该不可能被填满的空洞嵌上了最后的碎片——这一瞬间,十六夜感受到自己被最棒且最疯狂的形式给彻底破坏。
  「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哎呀真是太夸张了!再怎么说这一切都实在太不可理喻了呀!臭欧巴桑!」
  等十六夜回神时,他才发现自己正一边往下掉一边笑得像是发狂。
  毕竟,现在也只能笑了。
  居然能被召唤到这种自己过去不断寻找,宛如宝箱般的世界里,让十六夜无法抑制打心底想要大笑的冲动。
  如果不趁现在好好把十七年以来的份量全部笑完,又要在何时才能消化呢?
  十六夜张开双臂,吼出凭他的肺活量与腹部肌肉所能发出的最大音量:

  「再见了,My world!
  午安,New world!
  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我的世界——!」

图片需登录后查看



  终于来到符合自身水准的世界了。
  胸怀这份感动的十六夜不断狂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哈哈哇哈哈呜啊!」
  哗啦——————!十六夜突然掉进水中,溅起惊人的水柱。
  之前一直张着大嘴狂笑的十六夜因为肺部吸进大量的湖水,差一点失去性命。不过才来到异世界就立刻面临濒临死亡的情况,其实算是个好预兆。毕竟这也是十六夜在人生中的第一次体验。
  他在内心决定,自己首要的目标就是要找到做出这种乱来召唤的家伙,好好「答谢」对方一番。

637

主题

177

存在感

36

活跃日
喵~离线 无限制招收苦力中

未验证团员

11楼
发表于 2013/02/02 | 编辑
终章2
  
  ——「Underwood地下都市」,新宿舍。
  耀一个人躲在房间角落里,完全陷入了消沉状态。
  这情况的起因,发生在召唤仪式结束后的河边。
  从耀头上出现耳机,而飞鸟两眼放光整个人抱住她的那一瞬间开始。
  「好可爱!那个耳机好可爱喔!春日部同学!」
  「可……可爱?」
  怎么回事?感到很疑惑的耀拿下头上的耳机,进行确认。
  这瞬间她的脸上立刻失去血色。明明戴到头上前确实是个普通的耳机,然而现在她手上拿着的耳机——无论看在谁的眼里,都会认为那是个有着猫耳的耳机。
  「为……为什么……?明明确实有火焰注册商标,形状却改变了……?」
  耀一边随便飞鸟抱着自己乱跳乱叫,一边表现出困惑的反应。
  其他人也以难以形容的微妙表情凝视着猫耳型耳机。
  「要……要把那个猫耳送给十六夜先生吗?」
  「这……这个嘛?是不是该由耀小姐来判断呢?」
  「呀呵呵…………不过,说不定出乎意料地他反而会很高兴喔?」
  一行人发出不负责任的笑声,逐渐靠了过来。
  结束仪式的斐思‧雷斯完全没有表现出疲劳的神色,只是静静地把剑收回剑鞘里,走向耀之后默默地一直凝视着她。
  「…………」
  「…………?」
  ……是怎么了呢?耀狐疑地歪歪头。由于对方脸上戴着面具因此连情绪都无法判别,因此耀也只能回望着对方。杰克担心沉默寡言的两人恐怕无法顺利对话,只能苦笑着介入了她们之间。
  「斐思?怎么了吗?」
  「……我希望可以看一下她的恩赐。」
  「咦?」
  「召唤时,星星的轨道大幅偏离了我原本预测的位置…………这是我第一次碰上这种情况。如果召唤失败了,那么唯一的可能原因就是她持有的恩赐。」
  所以希望可以让我确认一下。斐思·雷斯如此主张。
  耀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把项链——「生命目录」取下并交给对方。
  斐思·雷斯收下项链后,放在手掌上仔细观察。
  「…………?这是?」
  「我的恩赐,是爸爸做给我的东西。」
  「YES!耀小姐的恩赐叫做『生命目录』,在其他种族和耀小姐建立友谊后,能够将对方的力量以恩赐的形式显现!是非常贵重的东西哦!」
  黑兔伸直兔耳,替同志感到骄傲。
  斐思·雷斯用手轻轻搭若下巴,表现出正在思索的态度。之后又唐突地对耀发问。
  「……你说这个可以让你获得其他种族的恩赐,对吧?那么这个往内外急速前进的螺旋图,是否可以解释为掌管着系统树呢?」
  「……?嗯,大概。」
  「……原来如此。」
  耀点头表示肯定之后,斐思·雷斯就像是已经理解般地也点了点头,然后把项链交还给耀。
  接着她回过身,以堂皇的态度背对众人准备离开。然而在她即将离开之际,却又以彷佛临时想到的声调开口说道:
  「——就勉强当作是召唤失败的补偿吧……在此提出一个忠告。那个项链的能力,并不只是『取得其他种族的恩赐』。」
  「咦?」
  「意思就是,那个项链的任务并不是要摹写既存的系统树。而是要从收集到的生命碎片来创造出独自成长的系统树,并进行下一道进程——从『目录』采样,然后『进化』以及『合成』……这些应该才是那东西原本的任务。」
  「咦……呃…………唔?没想到你也可以讲这么多话?」
  由于无法理解这个话题,耀试图硬把对话导向其他方面。虽然对她来说已经是在竭尽全力地进行沟通了,然而听在旁人耳里只会觉得她是在出言讽刺吧。
  虽然无法判断耀的回应是否让斐思‧雷斯感到不快,但她沉默了一阵子之后,以几乎听不清的细微音量开口说道:
  「——小心点。因为正常来说,那个恩赐是远远跳脱人类领域之物。」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就跳下「Underwood地下都市」的山崖消失无踪。留下的众人望着她的背影远去,暂时楞楞地呆站在原地。
  一阵子之后,黑兔率先回神。
  「……结果,耳机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吗?」
  耀「啊!」了一声。她的手上只剩下贴有火炎标志的猫耳型耳机——「Crescent moon No.16』。
  ——在那之后,到十六夜到达为止,放弃修理和召唤的耀等人为了找出可以取代耳机的装饰品或小道具,前往收获祭的会场里四处探寻。然而找到的东西每一个都不怎么样,到最后还是以「把猫耳型耳机交给他」这种结论来替这件事做个了结。
  (虽然这个耳机也很可爱…………不过要让十六夜戴上猫耳?)
  ……果然还是太夸张了。
  「唉~」耀在房间角落缩得更小,很疲劳地叹了一口气。
  三毛猫也一副愧疚貌地跟着叹了口气。
  十六夜和蕾蒂西亚在不久之后,就会到达「Underwood地下都市」。
  
      *
  
  ——七七五九一七五外门,「Underwood大瀑布」,弗尔·伯格丘陵。
  现在是太阳已经西沉,星星开始闪耀出光辉的时间。
  十六夜一到达「Underwood」,就立刻双眼放光地凝视着眼前的大树。和北区可说是完全相反的文化和景色让他感叹地吁了口气,从丘陵上方眺望着附近一带。
  「——绿意和清流以及蓝天的舞台。哈哈!和北区的石头与火焰完全相反!这不会完美得有点过头吗?不,当然我很乐意接受这种情况!甚至过于开心到了想去好好亲近亲近的地步!所以说,我可以稍微去亲近一下吗,蕾蒂西亚?」
  「可以啊,黑兔他们那边我会负责说一声。」
  蕾蒂西亚带着苦笑答应十六夜的要求。
  十六夜就像是无法继续忍耐那般立刻拔腿往前冲,朝着「Underwood」的大树跑去。
  接下来他咚咚咚地轻松跳跃,简简单单就爬上巨大的树干。
  到达「Underwood」最顶端后,想要躺下来的十六夜先伸手压压水树的叶子舆枝干,进行确认。
  含有丰富水分的叶子被压平之后就表现出不可思议的弹力,将十六夜的手掌往回推。看来这张由茂盛水树枝叶形成的床铺比想像中更为舒适。
  「很好很好太棒了,以情境来说真是最上级。要是有什么食物那就更好……算了,今天只要有星空就好。」
  十六夜用力往后一倒躺到树叶上。虽然多少也产生了想找黑兔问问巨人族情况的念头……不过今天晚上十六夜有点想要自己一个人眺望星空。
  他享受着「Underwood大瀑布」那磅砖的水声,同时仰望箱庭的星空。
  「……在箱庭世界里,星星的位置也都没变呢……」
  天津四(Deneb)、牛郎星(Altair)、织女星(Vega)……十六夜伸出手指,描绘出夏季大三角的轨迹。
  过去十六夜经常像这样跑去观赏星空,但是最近他满脑子都是周遭的事情。
  在以前那种枯燥的生活中,根本无法想像到现在的日子。
  这也代表现今的生潘有多么充实。十六夜面露苦笑,实际体认到这一点。
  (不知道铃华和焰过得如何……算了,那两人应该会旁若无人充满精神地过活吧。)
  十六夜稍微甩甩头,抛去这不适合自己的乡愁。
  这时他听到背后的枝叶窸窸窣窣地摇晃起来,轻轻回过头去。
  「……黑兔?怎么了?」
  「您还问我怎么了,正是因为十六夜先生您没去打招呼,所以人家才来找您呀。和『主办者』致意可是很要紧的事情喔?」
  「别那样说嘛,视察敌情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呀。」
  「敌情……您是指巨人族吗?」
  「不,我是指这个『Underwood大瀑布』。」
  ——咦?黑兔歪了歪脑袋和兔耳。
  十六夜在茂盛的枝叶上站了起来,向右转了一圈环视「Underwood」的景观之后,感叹地开口说道:
  「这是在南区下层拥有数一数二景观的水上舞台。虽然魄力和规模比不上『世界尽头』,不过就算是我,也必须承认这是一片整理得非常美丽的土地…………我说,黑兔。你不会觉得我们也很想建立起这样的舞台吗?」
  十六夜带着毫无畏惧的笑容望着黑兔。
  这问题太过唐突让黑兔一时无法反应,但她理解到这句话的真正意义之后,立刻开口反问:
  「换句话说,十六夜先生所谓的视察敌情……是想要以『地域支配者』的身分,来建立出超越『Underwood』的舞台吗?」
  「没错,而且这计划没有必要仅限于二一〇五三八〇外门。如果我们能让领地更为增加,可以办到的事情就会跟着变多,就连恩惠也会变得比较容易收集…………虽然现在还只能进行到整顿好农园和水源设施的程度,不过听说这个『Underwood』花了十年来达成复兴。所以我们首先要在十年内,以这个『Underwood』为目标。因为这个水上舞台的景观,的确够格成为目标。」
  哇哈哈哈哈!十六夜放声狂笑着……话说回来,自从来到箱庭世界之后,他已经对这个笑法非常得心应手。甚至说这是他的「面具」(笑),恐怕也不为过。
  算了,反正笑得如此开心,所以其实也无所谓。
  十六夜纵情大笑了一阵子之后,一回身这样告诉黑兔。
  「……在星空中展示旗帜,在地上也是最豪华的共同体。如此一来,我们的名声一定能传遍所有人的耳中,而且肯定会连那些下落不明的同伴们也不例外。」
  「——呜……!」
  这完全出乎预料的真正目的让黑兔倒吸一口气,她在胸前用力握紧双手。
  十六夜装作不知道,伸出手指着巨人族之前袭击过来的方向。
  「不过,现在最优先的是巨人族。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魔王残党还是什么玩意,但是他们的所有行动都太不识相了。不需要等『龙角鹫狮子』联盟就任,就来趁着前夜祭的期间,由我主动出击彻底解决这件事吧。因为要是收获祭正式开始以后还被他们跑来捣乱,那可让人无法忍受。」
  「…………嘻嘻,真有十六夜先生的风格。那么黑兔我也愿意主动在歼灭违法巨人族的战斗中出一份力!」
  黑兔伸直兔耳,抬头挺胸地说道。
  十六夜也没有表示异议,点点头回应她。
  「那好,明天就由我们两个给他们来个迎头痛击吧。现在该来多储蓄一点精力。」
  咚!十六夜又在水树枝叶上躺下。
  黑兔也在他身旁坐下,抬头望着星空,有些尴尬地开口说道:
  「其实人家有件事情必须告诉十六夜先生您……那个……就是关于耳机……」
  「噢,那个吗?春日部的三毛猫终于开始招供了吗?」
  咦?黑兔倒竖着兔耳大吃一惊。
  十六夜贼贼一笑,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装有猫毛的小瓶子。
  「看到对方留下如此明显的证据,害我也提不起劲扮演侦探…………一开始我曾经怀疑是春日部指使三毛猫下手,然而她却没有表现出可疑迹象。况且如果犯人是春日部,她应该会做得更无破绽。如此一来,认定是那只三毛猫的单独犯罪才是合理的结论。」
  十六夜说完,把装着三毛猫毛的小瓶子丢给黑兔。
  慌忙接下之后,黑兔握紧小瓶不安地发问:
  「……您果然生气了吗?」
  「并没有。我也跟蕾蒂西亚说过了,反正那只是外行人制作的玩意,根本没有金钱上的价值。我只是按照焰的希望,以活广告的身分帮他戴着宣传而已。」
  「是……是吗…………?」
  「比起这事,我反而更在意信件中提到的什么『万圣节女王』的宠臣。那家伙强吗?」
  「很强。」
  这回答毫无犹豫。听到黑兔这甚至可说是难得的正面评价,让十六夜的好奇心也随之高涨。
  「……真的那么强吗?」
  「是的。如果要举出收获祭中有哪个人能打倒十六夜先生您,那么除了她以外再也别无其他可能。」
  以黑兔来说,这已经是最高程度的评价了。
  十六夜满足地点点头,抬头望着星空。
  「是吗…………那么只有这点得感谢那些巨人族的家伙们。多亏他们,我能参加收获祭的时间才会延长。更不用说既然有这么有趣的家伙在场,那无论如何都得让对方跟我交个手。」
  「为了追求感动吗?」
  「没错。人类活在世上,要是没有感动那可会变得怠惰!只要有机会,就得趁机彻底补充一下才行。」
  哇哈哈哈!十六夜快活地笑了。
  黑兔望着十六夜,静静笑了。
  「……其实以前……有一个人说过跟十六夜先生这番话很类似的发言。」
  「哦?那还真是个有出息的家伙。」
  「嘻嘻,那还用说吗,毕竟那位可是之前担任共同体参谋的大人。那一位主要的活动是担任『主办者』,而且每次都一定会提出同样的主张。还会以很认真的表情,跟人家说什么:
  『让参加者感动是主办者的义务。如果只有金钱往来,就成了会当场结束的缘分,然而感动却不会完全消失。因为感动就是人活在世上不可或缺的粮食呀!』之类的理论。」
  不过顾客回流率是真的很不错喔,少黑兔开心地叙述着。
  十六夜就像是遭受奇袭般地吃惊反问:
  「…………哦?那家伙是女的吗?」
  「YES!她拥有和蕾蒂西亚大人不同方向的美丽金发,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女性!」
  「………………………………………………哦?那家伙和你感情很好?」
  「不只是感情很好,那一位是让小时候的人家加入共同体接受保护的大恩人!她非常喜欢小孩,性格快活又很聪明……是人家崇拜的对象。」
  黑兔站了起来,望着星空眯起眼睛。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只有她一定能平安无事——她就是一位能让人产生这种想法的人,真的很不可思议。所以面对共同体的这种窘境,人家才更应该努力奔走,好报答以前的大恩情!之后还要把十六夜先生等几位介绍给大家,过着比现在更快乐美好的每一天!」
  嗯!黑兔很坚强地鼓舞自己提起干劲。
  十六夜依然保持沉默,静静地看着夜空。
  跟先前比较起来,他的眼神彷佛看向了极为遥远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看进眼里。这不符合十六夜风格的表情,让黑兔感到有些不安。
  「…………您怎么了呢?十六夜先生。」
  「不……我只是在想哪一颗是牛郎星。」
  十六夜用手指沿着星空移动,像是在转移话题般地喃喃说道。
  他身旁的黑兔很得意地伸手指着星空。
  「真是的~牛郎星是天鹰座的第一颗星星呀。一定是那一带的——————」
  ——这时,黑兔突然「咦?」了一声。
  十六夜也立刻回神,整个人猛然坐起。
  接着一阵不祥的夜风吹过两人乏间。如果两人没有看错——刚刚一瞬间,有复数的星星失去了光芒。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十六夜诧异地皱起眉。
  然而异变却立刻接二连三地发生。

  ——醒来吧,宛如苹果的黄金呢喃——

  当他们听见这种不祥吟唱声的那瞬间。
  拨动黄金琴弦的乐音就响遍了「Underwood」。
  
      *
  
  蕾蒂西亚前往宿舍之后,出来迎接她的是绷着一张脸的女仆少女,佩丝特。
  「……你是……」
  「晚安,纯血的吸血鬼小姐…………真没想到居然会有一天得跟你一样穿上女仆服呢。」
  佩丝特忧郁地叹了口气。蕾蒂西亚一开始无法理解为什么佩丝特会在这里,回想起恩赐游戏的内容后,才猛然一惊开始思索。
  「……是吗,是因为达成了『The PIED PIPER of HAMELIN』的全部胜利条件,所以成功让你成为隶属了吗?」
  蕾蒂西亚像是恍然大悟般地喃喃说道。
  ——想让魔王成为隶属,必须在利用「主办者权限」强制举行的游戏中取得完全胜利。
  根据The PIED PIPER of HAMELIN原本制作的规则,只需要达成两项胜利条件其中之一,就能直接破解并结束游戏。
  然而因为进行了审议决议来改变规则,因此就变得必须达成所有胜利条件才算破解。
  结果,为了进行隶属的契约,佩丝特就再度被召唤至箱庭。
  「……就是那么回事。不过老实说我根本没有想到魔王和箱庭的制约居然会强大到这种地步。如果是肉体那也就算了,我可是连灵魂都被打得粉碎耶。结果却能恢复成原本的样子,真的是从来没有想过。」
  没错,佩丝特是在跳脱灵魂死亡的情况下重新被召回了箱庭。
  由于实际体认到这份彻底脱离常识的力量,让佩丝特露出无言以对的表情。
  不过蕾蒂西亚倒是露出微笑,使劲握住佩丝特的肩膀。
  「何必那么不高兴,俗话不是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虽然彼此可能还多少留有怨恨,不过我还是很欢迎你。而且正好这阵子我也在想,希望能有新的女仆加入——从今以后就是在同一旗帜下共同奋战的同志了,还请多指教呀,『黑死斑神子』。」
  「…………哼!明明没有旗帜,讲什么呢!」
  蕾蒂西亚脸上带着温柔微笑。
  对照之下佩丝特却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膀。
  「你行李放好以后,就去仁的房间吧。晚一点好像还得去跟『主办者』打招呼。」
  佩丝特只讲完这些,就摇着女仆服的裙摆进入宿舍。蕾蒂西亚虽然面露苦笑,但也只是默默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她已经拜托黑兔去寻找十六夜了,这样一来黑兔应该暂时不会回来吧。
  ……如果想和仁一对一对话,现在是唯一的机会。
  (只能趁现在把金丝雀被流放到外界的事情告诉仁。正因为现在共同体开始累积实力……所以才更需要针对将来好好讨论。)
  即使已经下定决心,蕾蒂西亚依然非常忧郁。
  她打开自己房间的窗户,从网状花纹的树根缝隙望向星空。
  蕾蒂西亚缅怀着过去的同伴——悲凄地自言自语道:
  「金丝雀…………是你把十六夜送来箱庭世界的吗……?」
  蕾蒂西亚的独白还来不及被别人听到,就如同泡沫般消失了。
  过去曾经隶属于同一旗帜,背负着同一名号,一起携手作战的同志。
  然而自己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和她一起共赴战场了吧。那人终究没能回到故乡,已经在箱庭外的世界…………在异世界里静静地停止了呼吸。
  「————」
  对于这件事,蕾蒂西亚当然会感到悲伤。她自己过去被魔王抓走的那段时期,也总是满腹乡愁。只要能回到共同体,无论会暴露出多少丑态她都在所不惜。想必被丢往异世界的金丝雀也有着同样的心情。
  只有自己一人成功回来所造成的歉疚感,再加上得知同志在未知土地上离世远去的讣告……当然会让她感到极为哀痛。
  然而蕾蒂西亚内心产生的困惑,却是和哀伤同等,甚至更为强烈的感情。她凝视着璀璨闪烁的满天星斗,最后终于无法继续忍耐,对着空中发泄出内心的想法。

  「金丝雀居然被流放到箱庭世界之外…………那么…………!其他的同志们究竟是遭遇到了什么下场呢……?」

  ——没错,这才是折磨着蕾蒂西亚的真正原因。
  例如莉莉的母亲,她也是被魔王绑架之后,就这样直接失去了音讯。
  如果莉莉的母亲同样也被流放到箱庭世界之外,就等于再也没有可能将她救回。
  最糟的情况就是被丢到箱庭都市之外,如此或许还能找到线索。然而万一她被沆放到这个和所有时代与异世界皆有相通的箱庭世界之外,那么——
  「要找到人,将会比从满天星空中找出一粒细沙还要困难……!」
  蕾蒂西亚喃喃自言自语着……她的双手下意识地不断施力,简直要捏坏被她握在手中的窗框;声音则虚弱得彷佛随时会随风消散。
  已经活着度过数星霜岁月的蕾蒂西亚比任何人都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任务。
  然而,也不能一直隐瞒下去。她必须把这个事实告诉仁,并针对将来仔细讨论。因为推着众人继续前进的强烈动力,就是这份想要拯救同伴的坚强决心。
  然而以现实来说,那已经等同于不可能。共同体必须进行方针转换。即使可能会被同伴们背后指责,蕾蒂西亚依然打算抱着即使流血也在所不惜的心理准备来执行说服的行动。
  她甚至已经考量到,如果可能……应该要解散共同体之后再重建,才能拥有新的「名号」和「旗帜」。
  (……黑兔和莉莉要是听到这些话,一定会哭吧……)
  一边是为了自己的养母。
  一边是为了自己的双亲。
  一想到她们必须知道三年来一直咬紧牙关忍耐至今的努力却无法获得回报的现实,就让蕾蒂西亚倍感辛酸。
  (然而原本就应该早点这样做。结果我却在十六夜他们身上看到了不实在的梦想……甚至还造成了不必要的压力。)
  现在正是以正当共同体的形式重新出发的时机。
  蕾蒂西亚胸怀决心,回过身子远离窗边。
  ——下一瞬间,不祥的音色响起。

  ——醒来吧,宛如苹果的黄金呢喃——

  蕾蒂西亚喃喃「咦?」了一声,随即失去力气。
  同时响起三声拨动琴弦的乐音,让她的意识逐渐混浊。
  蕾蒂西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勉强维持着即将消散的意识往后一看,就见到一名穿着长袍,正在嘻嘻笑着的诗人。
  「——木马作战非常成功!好久不见了,『魔王德古拉』。拥有巨人族神格的音色听起来如何呢?」
  「你……你这家伙……到底是谁……」
  「哎呀哎呀,居然连短短几个月前的相遇都忘了,是不是有点过分呀…………不过,你很快就不会继续在意这些事情了。因为——」
  ——你即将再度以魔王的身分复活喔。
  
      *
  
  ——醒来吧,宛如苹果的黄金呢喃。
  醒来吧,具备四隅的调和之框架。
  无论夏冬竖琴之音都将传入耳中,
  比笛声更快醒来吧,黄金之竖琴————!

  听到这段吟唱,让十六夜猛然抬起头。
  「这段诗歌……不妙!黑兔!从巨人族手上夺走的『黄金竖琴』现在放在哪里!」
  「那……那应该由莎拉大人负责管理……」
  「立刻破坏那东西!那个竖琴是——」
  「——正是如此。如同你的推测,那个竖琴是从『来寇之书』的纸片中召唤出的达努神族(Tuatha De Danann)的神格武器。是即使身处敌地,也能演奏出觉醒之歌的神之乐器。」
  这是一个低沉而让人会联想到老人的声音。然而或许是已经动了手脚以避免被确定出所在位置,传入耳中的声音也在周围回响着。
  听到这个真面目不明的神秘声音之后,十六夜和黑兔彼此背靠背,提高警戒。
  然而声音的主人却迟迟没有现身,只是嘲笑般地对十六夜他们说道:
  「不用着急,『箱庭贵族』和你的同志。今宵是开幕的一夜。首先你们可以为了吸血鬼的公主——『魔王德古拉』复活而感到高兴——!」
  刹那间,夜空突然裂开成两半。原本非常晴朗的夜空被大片乌云笼罩,不断放出闪电让「Underwood」的上空染上昏暗的色彩。
  接着十六夜就从裂成两半的天空中——目睹到神话中的光景。
  「那个……难道是……?」
  「没错,就是只有在神话中生存的最强生命体——龙的纯血种——!」

  「——GYEEEEEEEEEEY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EEEEEEEEEEEEEY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光凭这跳脱常识的惊人狂吼声,就让「Underwood」全体为之震撼。虽然勉强可以看到龙的头部,然而它的全身却巨大到被云海遮盖而无法看清的地步。
  「龙…………这就是龙吗…………!」
  从来不曾感受过的强大压力让十六夜也感到战栗。根据巨龙出现后,星空歪斜的情况来判断,还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可能是巨大城堡的影子。
  大量闪电回应着巨龙的狂吼不断往下劈击,瞬间就让覆盖着「Underwood地下都市」的树根一一烧毁断裂。居住区随即被哀号与惨叫声包围。
  接下来甚至连监视哨都敲响了钟声,彷佛要让情况更加混乱严重。
  「不……不好了!连巨人族也开始向这边进攻了!」
  「什么!」
  「可恶!居然趁着这种紧急情况时跟着来捣乱…………!」
  在怒吼声与指示声此起彼落的情况下,巨龙的狂吼声和闪电让「Underwood」摇晃得更加剧烈。巨龙发出更惊人的狂吼声震撼周遭之后,鳞片开始脱落如雨滴般往下洒落,接着一片片都化为巨龟或大蛇,开始袭击城镇。
  黑兔看到下方的异常状态,苍白着脸大叫:
  「开始从鳞片分裂并制造出新种族了……?该不会那真的是龙的纯血种吧!怎么会……真正的最强种族居然在下层出现……!」
  「现在哪有空在那边嘀嘀咕咕!我们得立刻下去!」
  听到十六夜的喝斥,让黑兔也清醒了过来。
  两人原本想一起从大树顶部往下跳,然而却看到从地下都市高速往上飞翔的长袍诗人,以及被对方手臂抱住的——
  「蕾……蕾蒂西亚大人!」
  「黑兔…………十六夜…………!」
  因为看到两人,让蕾蒂西亚那已经混浊的眼神稍微恢复了一点意识。
  蕾蒂西亚抬头望向天空,确认巨龙和飘浮于空中的城堡之后,总算了解现在的情况。
  (我的「主办者权限」的封印被解开了……!这家伙,该不会是——!)
  敌方真面目让蕾蒂西亚一脸惨白,然而她却没有力量挣脱对方的控制。
  像是要接受自己命运一般,蕾蒂西亚闭上眼睛,对着下方两人大叫:
  「——瞄准第十三个……太阳……!」

图片需登录后查看


  「咦?」
  两人竖耳仔细聆听蕾蒂西亚那不清晰的喊声。被带到高空的她挤出全身力量大叫:
  「第十三个……攻击第十三个太阳……!这就是破解我的游戏的唯一关键——!」
  随着这如同死前的叫声,蕾蒂西亚被巨龙吞下,化为一片光。这光线不久之后就转变成黑色函件……也就是魔王的「契约文件」,并如同雨滴般撒向「Underwood」。

  「恩赐游戏名:『SUN SYNCHRONOUS ORBIT in VAMPIRE KING』

  ‧参赛者一览:
   ‧被兽带卷入的所有生命体。
   ※遇上兽带消失的情况时,将无期限暂时中断游戏。

  ‧参赛者方败北条件:
   ‧无(即使死亡也不会被视为败北。)
   ‧参赛者方禁止事项:
   ‧无。

  ‧参赛者方处罚条款:
   ‧将针对和游戏领袖交战过的所有参赛者设下时间限制。
   ‧时间限制每十天就会重设并不断循环。
   ‧处罚将从『穿刺刑』、『钉刑』、『火刑』中以乱数选出。
   ‧解除方法只有在游戏遭到破解以及中断之际才得以适用。
   ※参赛者死亡并不包含在解除条件之内,将会永久地遭受刑罚。

  ‧主办者方胜利条件:
   ‧无。

  ‧参赛者方胜利条件:
   一、杀死游戏领袖:『魔王德古拉』。
   二、杀死游戏领袖:『蕾蒂西亚·德克雷亚』。
   三、收集被打碎的星空,将兽带奉献给王座。
   四、遵循以正确形式回归王座的兽带之引导,射穿被铁链绑住之革命主导者的心脏。

  宣誓:尊重上述内容,基于荣耀、旗帜与主办者权限,举办恩赐游戏。
                          『          』印」

637

主题

177

存在感

36

活跃日
喵~离线 无限制招收苦力中

未验证团员

12楼
发表于 2013/02/02 | 编辑
后记
  
  ——擅长应对他人戏弄者善于被爱。
  ——擅长戏弄他人者则善于处世。
  符合上游的本书是(唬人的)现代风异世界衷心诚意奇幻作品——《问题儿童都来自异世界?是吗……巨龙召唤。》,简称《问题儿童系列》的第三集。
  各位读者好久不见了。真的非常感谢您购买了这本让我在执笔时最费心竭力的第三集。这次的后记竟然只有一页。呜!要是每一次都只有差不多这样的页数,我就不需要写一些奇怪的内容来搪塞充数了……!
  那么关于这样的《问题儿童系列》,目前正在「ザ·スニーニーWEB」网站上公开作品的宣传PV。而且还听说只要在网站上的恩赐游戏中获胜,就可以看到天之有老师的插画草图!甚至连还没有在本传插图中登场的角色插图都可以看到喔!
  所以请各位务必把握这个机会,也去看看那些没在插图中出现过的角色们吧。更何况这次也一并公开了本作的短篇小说。
  第四集预计在明天的春季发售。届时兔年也已经结束,迈入龙年。
  
  预祝各位能过个好年。

  竜ノ湖太郎

  (※注:日文版第三集在二〇一一年十一月一日发售,因此上述情报己与网站目前状况略有不同。)


图片需登录后查看

0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13楼
发表于 2014/01/20 | 编辑
感谢分享。看完动漫后就一直在寻找。

0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14楼
发表于 2014/01/20 | 编辑
感谢楼主分享。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Copyright © 2006-2024 SosG.Net
Total 0.019496(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3